《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读后感

                              俞力工
  

  2月21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白皮书。中国政
府之选择在台湾进行大选的三星期前发表此立场声明,目的当然在于再次向台湾
表明其对国家早日统一的决心,除此之外,从白皮书的字里行间也可看出,继香
港、澳门回归之后北京当局对台湾问题所感的不耐。


  新内容


  综观全文,白皮书除了批判李登辉的部分外,大多内容与1993年所发表过的
《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白皮书大同小异。至于新白皮书的最凸显内容,则首
推第三段最后有关中国所假设的几种动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情况。过去,中国
政府仅设想在“台湾独立”与“外国侵占台湾”的情况下,将采取武力手段实现
统一;如今,则增加了一个新条件,即“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地拒绝通过谈判和
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当然,所谓“无限期”全凭主观判断,如果不具体指出
时限,该新条件、新情况大可理解为对台北政府发出的“随时动用武力手段”的
最后通谍。

  就旁观者的角度观之,数十年来北京政府对台湾问题的确是一让再让;而台
湾方面,尤其是李登辉主政之后,也确实是有点不自量力、逼人太甚。李登辉之
所以不可为而为之,原因无他,主要是鉴于中国国势日益强大,时间对台独势力
不利,因此就求成心切、不择手段了。至于北京政府,一向了解台湾问题是由“
外国的势力干预”下所产生。因此自外国干预开始,北京政府投鼠忌器迄今已足
足等待了近50年。如今“外国的势力干预”的外在条件基本不变,北京政府似宜
考虑再三是否国力已强大到无所顾忌的程度,若非如此,再耐心等待个十年或可
能是上上策。

  为寻求和平解决统一问题,白皮书可谓之苦口婆心,然而尽管如此,无论在
论事与说理方面,其内容牵强之处却是不少。以下。仅举其大端者逐一讨论。


  台湾地位未定的两重意义


  诚如白皮书所述,自从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便刻意制造“台湾地位未定论
”,其办法是,通过《旧金山和约》的签订,故意在该备受争议的国际文书中不
明文规定“日本放弃台湾之后台湾归属何地”。七十年代,经日本、美国等主要
国家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之后,固然台湾属于中国
的地位得以确立,但是台湾是否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未于明确规定。就由于北
京政府至今没有实际有效统治台湾,在国际上就不可能获得充分承认。

  从中国内政角度观之,白皮书也承认“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问题
,迄今,两岸敌对状态并未正式结束”(见白皮书第二段)。换言之,北京政府
正是认识到内战未决状态,而殷切希望尽快结束分裂状态。为解决该矛盾,北京
政府一方面强调举行和平谈判,另一方面却扬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
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试想,北京政府既无法对台湾进行实际有效的统治,又
如何伸张对台湾的代表性呢?国际社会之所以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央政府不过是出
于“承认实际有效占领大部分领土的交战团体为中央政府的习惯”,因而在文书
中多称北京政府为“理所当然的”或“合理的”(legitimate)中央政府,而不
是如北京政府所自称的“合法的”(legal)政府。 白皮书中多次提及北京政府
的“合法性”来自国际承认。果真如此,根据同一逻辑,北京政府于1971年进入
联合国之前不就只是个“非法政府”,而台北政府却是“中国在国际上的唯一合
法代表”了?!

  中国共产党素有强调实事求是的习惯,但是在对台问题上经常触犯“矮化对
方”的毛病。1992年国共两当局代表曾达成“各自表述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
我们或许可把北京政府对“唯一合法政府”的主张视为自己的表述或主观愿望。
但问题的关键是,如果在进行谈判之前就把一个有实力的对手矮化到“非法”地
位,那么北京政府实际上并非在促成和平谈判,而是在为武力解放铺路。


  中央政府与地方当局


  白皮书中不时提到退踞台湾的国民党统治集体团“与中央政府对峙”,“统
一后中央政府不派军队和行政人员驻台”…。对台北政府,白皮书则强调它“实
际上始终只是中国领土上的一个地方当局”。此地,所谓“地方当局”定义含糊
不清,而“地方政府”这潜台词却跃然纸上。实际上,从北京政府于八十年代初
所提出的“一国两制”方案,的确可以明显看出北京政府的目标在于把台湾收编
为隶属中央、实施不同体制的地方政府,其地位与港、澳基本一致。笔者曾多次
指出,台湾的地位远超过“地方政府”,虽然其存在的确仰仗外力的支持,但经
过数十年的建设,目前不只是个实际有效统治台湾的交战方(尽管长年处于非战
状态),甚至在综合实力上也非一般地方政府所能比拟。有鉴于此,北京政府如
真有意促成和平统一,绝不能单方面要求台北当局放弃国际法上对交战团体所称
谓的“地方上的事实政府”(local de facto Government)的地位,而成为隶属
北京的地方政府(local Government);相反的,为避免“不等价交换”之嫌,
北京政府至少也当在政、经体制上作出适当的调整。以北京当局动辄对持不同政
见者判处十年以上徒刑的量刑标准为例,即便不存在台湾问题已有大幅改进的迫
切需要,更何况目前是在向一个白色恐怖基本消失的台湾“招安”。


  当前台湾问题的实质也是个内政问题


  白皮书第四段第一部分罗列了一系列无可理喻的主张,例如:“中国领土和
主权没有分裂”。果真如此,当前何来之“统一问题”;“在一个国家的领土之
上,只能有一个代表国家行使主权的中央政府”。果真如此,中国近代割据时期
为何便曾出现过数个中央政府,且都能获得部分的国际承认;“1949年中华人民
共和国政府…已经享有和行使包括台湾在内的全中国的主权”。果真如此,北京
政府所行使的主权之中似乎忽略了最主要的治权;“台湾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主要是外国势力干涉和台湾分裂势力阻挠的结果”。这点,对整个冷战时期言之
或许有效,至于后冷战时期,似乎除了外国干预和台独势力之外,还有个更关键
的民心向背的问题。(完)
  

  2000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