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政治丑闻的几种形式 

                               俞力工
  

  德国的捐款丑闻


  3月9日德国前总理柯尔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他已募集到相当300万美元
的捐款用来支付国会对基民党加诸的罚金。基民党违背德国政党法的规定,将来
历不明的捐款秘密转移海外的丑闻于半年前经揭发后,不只是导致基民党荣誉党
主席柯尔及现任党主席萧伯等多人丢了乌纱帽,同时也使基民党的声誉受到建党
以来最严重的打击。

  记者招待会上,柯尔的主要态度是:承认“犯了错误”,但却对触犯法律避
而不谈;强调捐款的来源正当,但却坚持不肯透露捐款人的姓名;承认对基民党
造成损害,但愿尽个人努力弥补损失。事后,德国舆论界的广泛意见认为,一般
民众所关切的是捐款人究竟是谁?捐款目的是否涉及贿赂?设立秘密户头的动机
为何?以及,户头的支配人与受惠人之间的私相授受的情况为何?只要这些问题
不明朗化,基民党的声誉就不可能恢复。除此之外,一般人还认为基民党所受到
的打击绝不是募捐所能弥补,然而事到如今柯尔仍然置法律尊严与基民党前途于
不顾,反倒相信钱能使鬼推磨,实在是对德国民主文化的再次污染。

  柯尔前后领导基民党25年,本人又曾担任长达16年的总理职务,长期的权力
腐蚀早已养成排除异己,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与政党之上的习惯。因此就柯尔与基
民党之间的关系而言,与其说是一个民主政党的领导与被领导之间的关系,不如
说是一个帮派的首与尾之间的关系。


  奥地利的联合政府与孤立


  无独有偶,几乎在德国政治风波发生的同时,奥地利也出现严重危机。保守
党(人民党)党主席许塞尔为了担任总理,对欧盟国家“排除极左、极右势力”
的默契与再三警告置之不理,一意孤行地与极右派政党(自由党)组织联合政府,
由是使得国家声誉一落千丈,在国际社会里出现前所未有的孤立。对比之下,柯
尔先生为一己之利牺牲所属政党的前途;而许塞尔则是为了一己之利而置整个国
家于极其尴尬处境,其问题自然要比柯尔更加严重许多。有趣的是,当前奥地利
许多反对派虽然对极右派加入联合政府极表不满,但对外却步调一致地试图说服
外国各当局“奥地利的情况并非如此之糟”,同时欧盟成员也应“尽快终止对奥
地利的制裁”。这种“乡土爱国情绪”(local patriotism)其实就是就是奥地
利历史上极右派得以生根发芽的土壤。


  台湾的“两国论”


  为利忘义的事端在我们熟悉的环境里严格说来也并非少见,以李登辉先生去
年提出的“两国论”为例也算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李登辉在卸任总统职位
的前夕突然否定国、共两当局长期以来对维持和平现状所达成的默契(即“一个
中国原则”),节外生枝地提出“两国论”主张。李先生此举不只是造成海峡两
岸的紧张局势,甚至把台湾推向存在危机的边缘,其性质与上述德、奥领导人毁
损政党、国家形象的情况加以对比,毫无疑问要更加严重千万分。令人费解的是,
柯尔与许塞尔毕竟是有所图谋,为一己之私损害公利,而李登辉卸职在即却无事
生非,就做生意角度观之,完全属于损人不利己行为。(完)


  2000年3月12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