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何去何从 

                                俞力工

  
  国民党前途茫茫

  此次台湾总统选举结果揭晓后,诸多评论几无例外地提到国民党之不能容纳
宋楚瑜是导致选票流散,陈水扁渔翁得利的最根本原因。该观点固然具有一定道
理,但笔者也同样对宋楚瑜一会儿鼎力支持李登辉垄断党、政、军大权,一会儿
在个人利益(省长职位)受到冲击时便与李登辉反目相向的行为既不能理解,也
无法同情。除此之外,李登辉对陈水扁的暧昧态度也肯定是连战败北的重要原因
之一,因此就国民党的今后发展而言,一种可能便是:李登辉领导班子下台,而
后把李登辉时代的离异领导人如宋楚瑜、郝柏村等拉回党组织,在此基础上如再
加上立法院内国民党籍议员占多数的势力,或许还可在未来的四年内成功地发挥
反对党作用;另一种发展即是,李登辉继续控制和削弱国民党,最后甚至使国民
党蜕变为民进党的尾巴。


  执政党的包袱

  民进党的今后困扰似乎还不仅仅在于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起更大责任,最头痛
者,将是必须直接与共产党打交道。民进党的领导阶层绝大多数属国民政府退守
台湾之后在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里出生的一代。他们对北京政府和大陆同胞既没
有深刻的认识,又不愿接受“海峡两岸处于内战未决状态”的事实。换言之,他
们虽继承了中华民国的权利,但却不愿承认任何上代遗留下来的义务(或称历史
包袱)。因此在民进党正式执政后,北京政府难免会通过各种不同方式作出提示,
让民进党认识到内战未决问题既是个现实存在的问题,又是个台湾方面不能误以
为“关起门来就可解决的事”。不难想象,民进党的和平使者们今后不论是如何
对北京政府笑脸相向,迎面而来的肯定是一个“冷屁股”。

  另一个更加会使民进党感到吃惊的事实将是,过去对民进党作出大量承诺的
美国政府官员突然间均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而单为伺候那些对台北政府指手划
脚的美国官员便会令人疲于奔命。数十年来美国打“台湾牌”的目的不外是迫使
北京政府在裁军问题、禁止核武扩散问题以及国际合作等问题上作出让步。历来
中、美之间合作范围越广,“台湾牌”就越是束之高阁,相反,则越是频繁地加
以使用。然而不论处于何种情况,“台湾牌”只不过是美国全球战略部署中的一
个小环节,使用该手段与否,美国既不会放弃主动权,更不会让民进党的“轻举
妄动”逼使美国铤而走险。

  民进党即将还要面对的棘手另一难题是如何对待李登辉及其朋党。民进党之
所以得胜,主要原因之一在于民众对“黑金问题”极度不满,而李登辉时代“黑
金问题”又是尤其严重,其“家族”就自然难咎其责。新政府如真有意解决此问
题就必须由李登辉开始进行审查;而如果对其进行包庇,则迟早会遭选民唾弃。

  民进党的获胜除了引发股市暴跌和抢购美元之外,接踵而来的将是一轮移民
新高潮。陈水扁虽提出要兼容并蓄,团结各党派通力合作,但笔者却不以为民进
党可能避免“论功行偿”的俗套。在外省人靠边站与进一步本土化的趋势下,凡
对前途有所疑虑者多会选择远走他乡一途。以台湾目前所处的环境是否能够经得
起此一“放血”行动确是令人捏把冷汗。

  早年,民国之建立与海外同胞的支援息息相关,由是历届中华民国政府对侨
民政策采取了一套与众不同的办法,即海外凡对中华文化有所认同者不论国籍均
视为华侨,同时,凡属华侨团体也均能在政府侨务机构与驻外机构的能力所及范
围内给予认同与支援。这种“一视同仁”的办法长期以来的确是赢得海外侨胞的
赞许与支持,台湾的经济起飞也的确得到华侨投资的大力辅助。近十年来,在本
土化思想作祟下,民进党试图把华侨的传统定义缩小至“台侨”范围,即凡从台
湾移居海外者方得视为侨胞,换言之,台湾侨务机构与驻外机构所认同和支持的
对象也突然从广大的华人群体缩小为台湾移民。如果民进党的政策不变,该思维
迟早会反映到新政府的侨务政策上。不难想象,这种“岛国意识”和划地为牢的
作法将益加使自己处于孤立地位。

  统而言之,民进党执政后道路崎岖、举步艰难,经过再三的碰壁将会发现李
登辉时代之前的“一个中国”、“维持现状”政策原本是个最上策。中国人往往
经过一阵运动之后为了“何必当初”懊恼不已,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犯犯同样毛病
似乎也在所难免。(完)


  2000年3月20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