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陈水扁的“善意姿态”

                                俞力工


  陈水扁选战获胜之后除了重复“北京政府在进行谈判前不能预设立场”之外
,还表示欢迎汪道涵先生参加他的就职典礼。

  就“一个中国”问题而言,陈水扁认为北京政府不能把“一个中国”当作“
先决条件”,而只能把它作为两岸当局谈判的“议题”。实际上,陈水扁先生并
非没有预设立场,其预设立场与北京的区别恰好在于:北京认为在承认只有“一
个中国”的前提下,一切都可以讨论;陈水扁则认为必须承认、接受“两个中国
”的现状,至于是否统一、何时建立统一的中国是个双方可以坐下来讨论的问题
。按照北京一方的思路,只要“一个中国”的共识不变,外国势力就不能明目张
胆地干预中国内政,同时只要自己拿捏得当,两岸就不会形成永远的分裂。至于
陈水扁,强调承认“两个中国”的道理就在于,既然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
家,两个中国之间的问题就不是个单纯的内政问题而是个国际问题,因此一旦台
北方面有所需要,不仅可以要求国际援助和干预,同时也可以以主权国家的地位
拒绝统一。说白了,陈水扁其实就是想在预设立场的时刻要求对方放弃立场。这
种贪小便宜的作法恐怕不会为喜欢摆立场、讲原则的北京政府所接受。陈水扁之
所以这么做,原因不外两个:一是反映出他对共产党毫无了解;一是压根儿就不
打算进行政治谈判。

  谈及“两个中国”,打从李登辉开始就一直强调中华民国自1912年以来即已
存在,因此与1949年立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并存了50年之久。这种“两个中国
”立论的弱点在于:1.1949年之后海峡两岸并没有通过互相承认而成为两个主权
独立的国家,相反的,两当局非但不承认对方,不结束内战状态,甚至还长期作
着统一对方的打算;2.就因为蒋家父子一心一意地要“光复大陆,因此退守台湾
之后就始终强调“毋忘在莒”,强调“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强调国家必须统一
。因此所谓“两个中国”并非如李登辉、陈水扁所声称的“长期存在的状况”,
而是李登辉于九十年代末才提出的辩解和有意促成的局面。

  邀请汪道涵先生赴台参加陈水扁的总统就职典礼也可算是台湾政治文化中一
场精彩的小插曲。陈水扁先生当然对北京政府的立场不至于会误解到,在“一个
中国”问题都谈不拢的情况下会正式派人前往参加台北政府的总统就职典礼,同
时也不可能误以为汪道涵先生会幼稚到为了替陈水扁捧场,而在大陆遭人耻笑或
受到法律制裁。因此就某种意义看来,陈水扁的上述两种“善意姿态”其实都是
图着“不了了之”的结果,惟令人纳闷的是,究竟他是出于无知呢,还是在作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