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抓的汉奸

                               俞力工
  

  不知是否因为“两国论”出笼的关系,最近一阵子网上刊物“捉汉奸”、“
打汉奸”之声不绝于耳。该气氛不由得使我想起几件国际事件。一是前些日子奥
地利的保守党与极右派合组联合政府,由是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事后经过讨论,
才发现奥地利人之所以于战后没有彻底地对纳粹历史和战争罪责深入进行检讨,
主要的原因在于:战后奥地利百废待兴,各行各业没有纳粹党人的参与根本无从
推展工作。因此,固然反纳粹主义教育事关紧要,但在现实考虑之下,就只好避
而不谈了。该现象说明,当一个国家内的“元凶”、“帮凶”人数太多时,自然
就无法处置和不了了之了,更何况,就奥地利的当时情况而言,还可作出“奥地
利被德国并吞,因而本身就是个牺牲者”的解释。

  与奥地利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战功一再受到戴高乐吹嘘的法国。没趣的是,七
十年代就出现过一个以扫兴为乐的法国人,以一本题名为《四千万个维琪主义者
》的书籍讥讽全体同胞,其主要内容指出,战败后的法国人除极少数之外,均是
维琪政府的支持者(按,四千万几为当时的总人口)。待盟军替法国人赶走了德
国占领军之后,戴高乐当局自然只能象征性地审判几个替罪羔羊,至于“大多数
群众为了避免敌军的进一步破坏而支持与敌军合作的维琪政府”的这一段不光彩
历史,就让戴高乐用“法国的抗敌游击队取得英勇胜利”来调包了。该现象说明
,当“卖国贼”多到一定程度时,“卖国史”自然会改编为“爱国史”和“英雄
史”。

  其实,世界上大多数人不分血统都是一定历史条件或说一定环境之下的产物,
处于文革高峰时期,中国人也比人强不到那儿去。

  如果再把视野拉回到抗战时期,起码本人就不认为当时主和的人士都是“汉
奸”。盖绝大多数主和人士的想法不过是与维琪政权的首脑贝当将军极为相近,
即认为国家尚不具备抗战条件,与其造成无辜牺牲不如设法与敌国妥协。试想当
时要不是发生西安事变,蒋介石完全可能走上汪精卫道路,而待日本投降后主和
者不就都变成“高瞻远瞩的英雄人物”了么?

  绕了几个弯笔者想要强调的是,以中国的悠久历史、丰富文化与资源为后盾,
即便处于非常时期,甘愿作“汉奸”的国人实在是凤毛麟角。之所以抓出来那么
多的“汉奸”,主要原因是许多人误把有离异之心的少数民族都当作“汉奸”;
把主张“以退为进”的持不同意见、不同策略者都当作“汉奸”;把“崇洋而不
媚外”的倡议者均当作“汉奸”;把对国家爱之深责之切的血性青年均视为“汉
奸”;把长年受国民政府反共教育影响的台独人士视为“汉奸”…。言及此,似
乎“汉奸”就没得抓了?这也未必如此,就笔者的观点,所谓汉奸必须具有汉人
血统,此其一;虽具有汉人血统却以此感到自卑,或以为接受了点日本文化、西
方文化就高出汉人一等,此其二;虽具有汉族血统,虽了解中国处于解围之急,
却站在外国的立场主张继续对中国封锁、打压、毁灭,此其三。如果把定义如此
明确化,剩下的少数几个汉奸不抓也清楚是谁了。(完)
  

  2000年4月4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