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问题之我见


  自从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主张后,海峡两岸之间张弓拔弩,由是顿然令人醒
悟,和平与战争其实不过是一念之间,近期虽有巴尔干战争前车之鉴,若是掉以
轻心,中国人也难免重蹈覆辙。

  回顾南斯拉夫近十年的强硬政策,与其说是米洛舍维齐独断独行,不如说是
反映了民间维护领土主权完整的普遍愿望。然而残酷的结果却是,领土仍旧四分
五裂,剩余部分也遭受彻底的破坏,国际上更是处于极端的孤立。于是乎,似有
必要探讨,究竟领土完整更加重要,还是持续发展属于更高原则?!

  目前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一方面表现出时间对台独运动不利,致使台独
分子采取日益激烈的方式试图扭转局势;另一方面也充分暴露李登辉的判断错误,
自以为会像科索沃阿族一样地获得美国的支援,而不了解美国有其全球战略部署,
绝不致轻易让人摆布或放弃主动权。

  如今,通过美国所施加的压力,台北官方策略已作重大调整,强硬态度也有
所收敛,该变化说明台湾主权一向有限,所谓的“独立”也不过是建立在“美援”
愿望上的画饼一块。另外,更加重要的启示是,中国统一的最大障碍其实是美国,
由是北京政府的实际对手也是美国而非台湾,所谓的“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内政问
题”就本质而言也是画饼一块,完全不符合“有美国干预,才有中国的分裂”的
事实。有鉴于此,当前北京政府首先应当考虑的是,如何要求美国给予台湾适当
的约束,其次便是如何尽快创造“使美国放弃干预”的有利条件,而不是算计如
何依靠军事力量克制台湾。言及此,一个明摆的事实是,领土主权的完整固然重
要,获得持续发展才是更加优先的考虑。

  用兵的必要性

  海峡两岸的情况与当年东西德的问题极为相似,即一方坚持统一,而另一方
(指东德)却想方设法使分裂状态永恒化。就由于东德与台湾采取的是退却、逃
跑策略,而不是像北朝鲜一样的具有侵犯性,台湾的任何小动作,起码对北京政
府说来,绝不构成任何国防威胁,因此也就毫无必要诉诸武力。如果说,北京政
府在国家安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军事手段来达到让美国及台湾当局让
步的目的,就只会表现出其政治、外交手段的贫乏,同时也曝露出对国家的优先
考虑缺乏远见。

  稳定的必要性

  凡对六、四事件的后果加以认真检讨的人士,均会察觉到国际社会在经贸方
面对中国进行制裁对改革政策所引起的严重后果;环顾寰宇,也不难发现中国由
于此事件在国际上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因此在当前国际的大气候下,如果中
国政府再次贸然行事,固然由于国防力量的强大,尚不致沦落到南斯拉夫的地步,
但却极可能引起国际社会的激烈制裁,其结果必然使发展步伐放缓,处境益加孤
立。

  从另一个角度观之,六、四僵局之打破,与来自台湾的大量旅游与投资不无
关系。尽管台湾商人的活动非出于纾解大陆僵局的愿望,但其客观正面效果却不
容否认,也不容许任何人以“台湾更需要大陆”高抬自己的身段。简而言之,台
湾经不起打,不值得打,不值得为打而冒任何风险,也没打的必要。不打,对台
湾、大陆的持续发展最有利。不打,中国人才真正地能够在短期内站起来。

  谁在谈打?

  谈打,当然首先是中国负有军责人士的态度最为积极。于是,在这方面不得
不承认中国军人的“权限”不只是远远超过西方军人的范围,甚至达到了令人不
安的程度。

  盖军人的传统职责在于“如何克制敌人”,而不在于高谈阔论“是否应该动
用军事手段”。换言之,政治问题、意识形态问题非属其职权范围,由是毫无置
喙的权利。十九世纪,克劳斯维兹所强调的“军事服从政治”的概念与中国所提
出的“党控制枪”均有异曲同工之处。克劳斯维兹之所以受到敬重,原因还在于
曾经提出“为促进和平而战争”的主张,由是又产生了“和平为最高目的”的观
念。李登辉当前的越轨行为固然引起公愤,但还不致破坏和平或杜绝和平解决问
题的途径。在“政治解决”的希望尚未完全消失之时,北京政府遽然允许、甚至
发动军方口诛笔伐、摩拳擦掌,其不利后果将不仅仅是“使两岸关系益加不能和
平解决”,甚至还为“军人干预政治”开了先河。
  
  盲角与余地

  针对“两国论”笔者已多次为文指出台湾当局忽略“美国不容主动权受到挑
战”、“国人建立强大、统一的中国的普遍愿望不容置疑”、“台湾本身既无主
权又无国防”的特点。然而就大陆对台政策方面,笔者也始终不认为自八十年代
初即提出“一国两制”的建议具有任何迫切性和必要性。中国大陆既然要争取和
平环境以求快速发展,既然要韬光养晦避免纠纷,为何就在一个“没有回归期限”、
“没有回归压力”的台湾问题上,提出这样一个“把政治地位远高于地方政府的
国民政府贬为地方政府”的建议?

  如果说,北京政府一向致力于两岸之间的商业、民间交往,把前途问题暂时
冷冻,避而不谈;在国际层面上甚至允许国民政府像巴解组织一样地作为一个交
战团体到处派遣正式代表团,那么,两岸之间的关系或许还不至于恶化到今天的
程度。(完

    1999.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