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亲民党“大陆政策”与“政治实体”论 

                                 俞力工


  在李登辉时代,台北政府不时提出一些让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政治术语,
其中最典型者,即属“中华民国是一个政治实体”,以及在该概念上延伸的“中
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是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

  大陆一方,为了有所表示,也经常有人对这些概念提出各种理由进行反驳。
但由于双方对“政治实体”的基本含义均不甚了解,因此就各说各话,距离也越
吵越远。

  实际上,“政治实体”问题在抗日国共合作之后就不复存在,今天台北方面
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出来谈,虽然从学理上分析有点荒唐,但如对台湾的政治文化
稍加观察,也不难洞悉其中的原因。

  本来,百年前国际法提出“政治实体”这一概念,主要的目的在于杜绝处于
内乱、内战状态的政府当局,动辄以“盗贼”、“恐怖分子”名义,对持不同政
见的叛乱团体或交战团体科以刑事罪刑。因此一旦持不同政见的团体在国际上能
够争取到“政治实体”的承认,即能受到一定程度的法律保障。1927年第一次国
共合作破裂之后,国民政府就一直视共产党为匪帮,因此一系列的军事行动也自
然而然地冠以“剿匪”名义。但到了“七七事变”国共再度合作后,共党便摇身
一变成为合法组织,因此此后就不再存在“政治实体”问题。

  1949年大陆易手之后,北京当局虽然对国民政府不曾有过好评,但还不至于
视台北政府为盗贼、匪帮。因此,李登辉时代突然对“政治实体”表示极大兴趣,
如旁观者不了解个中究竟,还会以为台北政府对“败者为寇”感到心虚,因此急
切想把“贼寇”地位提升到受到国际法保护的“政治实体”高度。

  实际上,台北政府之对“政治实体”地位情有所衷,最大的原因是想摆脱“
内战未决”的束缚,是想把分裂状态永恒化,把惨遭内战失败迁都台湾的中华民
国政府,变质为“与大陆不发生任何关系的主权独立的中华民国”,同时,这个
独立的中华民国应当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样享有“对等的政治实体”地位。

  如今,在阿扁报表5.20就职演说之前,亲民党党魁宋楚瑜抢先提出他的“大
陆政策”,其中,除了为迎合北京当局的口味提出了“两岸均为整个中国的一部
分”声明之外,却仍然保留李登辉时代的“政治实体”与“中华民国主权独立”
的主张。

  值得注意的是,选战时期宋楚瑜便争取到台湾知名教授邵玉铭的鼎力襄助,
亲民党成立之后,邵先生又正式成为亲民党的发言人。据笔者对邵先生的了解,
他应当不是“李登辉主义”的拥护者,提出“整个中国”甚至都很可能是出于他
的手笔,但毕竟宋楚瑜过去跟随李登辉的时日太久了一些,以至于今天自立门户
之时,仍然无法摆脱李登辉的影响。(完)


  2000年5月5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