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先生的就职演说与台湾的前景 

                                俞力工


  陈水扁先生就职在即,届时究竟如何对两岸关系表态自然成为关心人士的注
目焦点,因而也引起各方诸多揣测。就笔者对当前政治气候的了解,认为陈水扁
先生的就职演说尚不致对两岸关系造成负面影响,所凭的依据是:

  1.李登辉之迟于1999年下半年提出“两国论”,主要原因是当时他通过修宪
促使自己连任总统的计划在美国的反对之下彻底泡汤,于是在即将卸任并对美国
的反应无所顾虑的情况下,他急切地打出了最后一张暗牌。也就因为如此,李登
辉的“两国论”引起美国太平洋海军总司令布莱尔上将的恶毒评语,即“台湾已
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块粪便”(鸡尾酒中的一颗屎)。布莱尔的反应如此强烈,
一方面说明美国的战略部署绝不会轻易让李登辉之类的地方政客所左右;二方面
说明,一旦台海引起战争,太平洋舰队必然首当其冲,因此难怪布莱尔会对李登
辉的搅局如此暴跳如雷。有鉴于此,美国政府无论如何不会允许陈水扁发表任何
不利于和平现状的演讲;而且此时陈水扁刚刚登上宝座,自然也会考虑到如何继
续争取美国的支持,如何使自己此后四年甚至八年的地位获得巩固。

  2.从李登辉时代的历届选战观之,台独分子在反华、反中共与挑拨省籍关系
方面先后所发表的煽情言论早已发挥到淋漓尽致、无以复加的地步;但到了此次
总统选举,台独分子却突然拿出了较香港媒体更加严格的“自律”。究其原因,
不外是北京政府已透过各种方式对台独分子提出了最严重的警告。由此侧面,反
映出台湾问题的特点与中俄纠纷、中越纠纷、中印纠纷、朝鲜战争具有实质性的
差异。前者,即台湾独立思潮的基础在于“出于对中共的恐惧而作出脱离、逃跑
的决定”;后者,即上述边界纠纷,涉及“外国对中国领土主权的进犯”。台湾
的独立运动既然是弱者的表现,在了解到“逃跑的后果将更加恶劣”的情况下,
自然会及时自找下台阶。言及此,笔者颇觉有必要着重强调,环顾中国境内诸群
体,台湾人应当属性格最温和者,因此台独分子切莫把“逃跑”当作“抗争”;
大陆朝野也千万不能把台独活动与上述领土受到侵犯等同视之,并因此作出过激
的反应。至于5月20日的就职演讲,可想而知,陈水扁即便是个十足的台独分子,
出于“自卫本能”,应当不会包涵任何“爆炸性”内容。

  尽管根据常理推论陈水扁先生将会拿出审慎的态度处理两岸关系,但这并不
表明台独分子此后永远会自我约束,其原因在于:1.随着大陆经济的长足发展,
时间对台独说来也就日益不利。当大陆军方许多人作出“迟打不如早打”的错误
判断之时;台湾方面也不乏主张“迟独不如早独”的人士。今后一旦台北政府对
台独势力失去约束力,两岸间兵戈相见的可能性并非没有。2.台独势力三十年来
之不断坐大,主要是受到美国政府的鼓励和支持,至于这种活动如何伤害百年来
饱受列强屈辱的中国同胞的自尊,台独分子始终表现出极端的麻木。该现象既说
明台独分子不只是缺乏对诡异的国际政治的了解,亦体现出他们对占世界人口五
分之一的中国人缺少最基本的认识,更遑论他们不曾有过与中共过招的经验,因
而再三会作出低估北京政府统一中国的决心的判断。

  当前只要对台湾社会稍加密切观察,多会察觉到台湾本土态度偏颇、情绪亢
妄人士的比重较大的奇特现象。表面上这种行为举止与上文所谈及的“温和”个
性绝然不相对称,但如果进一步加以分析,不难发现这不过是部分居民在长期殖
民统治下个性受到歪曲,在高度工业发展下的热带地区生态与精神失去平衡,在
国际社会日益受到孤立而对前途感到惶恐的病态反应。如果有朝一日台湾政权不
幸由此类病态人士所左右,同时又引起对岸当局的错误评估,那么台湾所将面临
的无非是场空前的灾难。(完)


  2000年5月14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