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先生的“五不”论小议

                                 俞力工


  (奥地利)俞力工陈水扁先生在有关两岸关系中提及“本人深切了解,身为
民选的中华民国第十任总统,自当恪遵宪法,维护国家的主权、尊严与安全,确
保全体国民的福祉。因此,只要中共无意对台动武,本人保证在任期之内,不会
宣布独立,不会更改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
也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

  按一般常理、常规,国家元首就职时多有向宪法宣誓,对国家表示效忠的仪
式,其态度要求既需积极、明确,又要诚挚、坚定。反观陈水扁所提出的“五不
政策”,态度除极端勉强之外,又具备先决条件,因此从逻辑推理,它实际要传
递的信息是:如果中共不过问、不干预,则“五不”全会改为“五要”,如今既
然中共威胁动武,那么阿扁就只好提出“五不”。因此“五不”不过是暂时性的、
非心甘情愿的权宜之计。

  诚然,世界上没有一部宪法完美无缺,也没有任何规定限制总统推动修宪,
但是,无论是中华民国宪法,或国统纲领,或公投均涉及到中华民国最高主权和
立国基础,果真陈水扁有意对立国基础提出挑战,就应当在竞选期间向选民有所
明确交代。如果直到胜选之后才直接、间接表露实际意向,此种行为毫无疑问构
成对民众的欺骗,对国家大法的亵渎。陈水扁先生虽口口声声“恪守宪法”,同
时又是法学专业出身,其所作所为只能用蒙骗过关、知法犯法来形容。

  就“不动武”方面,陈水扁又不幸跨进了“任期内执行‘五不’便能阻止中
共动武”的误区。根据本年2月21日国务院发表的白皮书,动武的条件还包括“如
果台湾当局无限期地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细加推敲,该条件
所谓的“无限期”并无任何明确的时刻表,更不受陈水扁的任期所约束,最重要
的是,中共所要看到的是“和平统一谈判获得实质性的进展”,而不是实质性的
拖延。可叹的是,陈水扁对这最关键的问题,竟误以为让他的“和稀泥”演讲给
安全化解了。

  从陈水扁的演讲不难看出他的根本立场和迂回态度,这种小商人的委琐“风
格”对具有五千年大国传统,气势磅礴、浩荡的华夏文化说来的确是种极其陌生
的异端。如果这是陈水扁多年来主理“乡土化”政事所形成的精神现象,那么今
后台湾“更加坎坷的命运”才将不幸为陈水扁所言中。(完)


  2000年5月22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