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与中美关系 

                               俞力工
  

  自1980年以来,美国政府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MFN)之后,其国会即每
年一度审议是否延长对中国的“特殊”待遇。中国之所以能够在卡特任职期间取
得该“待遇”,主要原因不在于79年“三中全会”通过了改革路线,而是当时正
值中美结盟反制苏联的高潮。况且,所谓“最惠国待遇”严格说来与“优惠”毫
无关系,更确切的名称应当是“不歧视待遇”,即中止对中国的贸易关系的歧视
性政策,并使中国在一年内取得“正常”国家的平等待遇。

  不言而喻,一个国家的国会每年对某一特定国家的政治、经济、贸易、社会
情况进行审核、辩论,这行为本身就是个最大的歧视,更遑论美国政府歧视的对
象拥有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同时又是个世界少有的文化、军事大国。该政策
的必然结果是,阻碍了两国之间的正常交往,甚至增加了两国人民之间的误解与
仇恨。

  当5月25日晨美国国会通过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待遇议案时,
克林顿总统即表示该议案的通过意味着“以握手而非挥拳方式向中国发挥更加正
面的影响”。如果从1949年算起,美国的确是向中国整整挥舞了50个年头的拳头。
持平而论,美国的拳头实在对中国内政改革产生不了丁点的正面影响,相反的,
倒是由于军事威胁、经济制裁与国际封锁使得五分之一的世界人口长期生活在贫
穷线下。如果说,美国对中国的歧视待遇的目标在于抵制共产主义与暴政,那么
为何又要给无辜的老百姓带来双重的压迫呢?且如今又为何否定了执行了50年之
久的歧视性政策呢?是中国变了呢,还是美国改弦易辙?

  以笔者愚见,综观近百年的美、中交往史,从早期歧视性限制中国移民开始,
到为了推销美货、抵制其他列强对中国的瓜分和垄断而提出“门户开放政策”;
从日本侵略东北,而美国却对中国采取虚与尾蛇的态度开始,到日本轰炸珍珠港
后美国才积极对中国进行援助并更改对华人移民的歧视性待遇;从1945年美国为
争取苏联对日作战,而与斯大林签订了出卖中国的利益的雅尔塔密约,到战后《
旧金山和约》埋下“台湾地位未定论”的伏笔;从出于联中反苏的战略需要,支
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恢复席位,并在《上海公报》承认“一个中国”原则,
到中国已成为世界贸易大国,美国无法再坚持对中国的歧视性政策,而必须给予
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为止,百年来美国对华的外交史始终贯穿着“美国利
益至上”的一条红线。至于“自由”、“民主”、“人权”甚至“自由贸易原则
”其实都不过是个“应时”的幌子。

  虽然如此,“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的通过,对改善中美关系起着重大的
作用。最起码,今后中国不至于每年一度地置于美国国会的审判席上任人糟蹋。
同时除了由此改变中国的国际形象之外,中外贸易界今后无需年年观望美国国会
的态度,而可以放胆地进行长期贸易和投资规划。就此意义而言,5月25日是咱们
中国人应该感到欣慰的一日。(完)


  2000年5月27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