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莲高举“台湾地位未定论”大旗小议

                               俞力工


  5月28日,吕秀莲女士在“国家展望文教基金会”主办的研讨会上,以“一个
中国的挑战与回应-新政权与两岸关系”为题发表了演讲。这是吕女士当选副总
统之后第一次就两岸问题提出一个较完整的看法。吕女士虽强调她以个人名义发
表其观点,事实上,她的观点却是当前台独人士的典型意见。以下,仅就其主要
内容罗列如下:

  1.台湾问题系由国共内战而产生。该纠纷自民进党此次胜选之后即当终结。

  2.提出“一个中国”原则系不懂历史,不懂国际法和不顾台湾人民的主权,
因为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虽规定日本放弃台湾,但却没规定归属何方,因此
台湾既不属于中华民国,也不属于从未在台湾行使过主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
是属于台湾全体住民。

  3.许多承认台湾的国家并非都同意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些国家甚至是以
各种外交语言回避台湾的问题。

  4.必须破除“一个中国”这个紧箍咒。

  就历史方面,吕秀莲显然忘记了早在1945年日本战败时,台湾、澎湖已根据
《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物归原主原则回归中华民国,此时,国际上既
无任何国家提出异议,也没有任何台湾民众组织提出反对,相反的,台湾人民对
回归祖国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至于1950年韩战爆发,并导致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之结果,美国出于
围堵中国目的,和为了避免受到“干预中国内政”的指控,刻意于1951年炮制了
《旧金山和约》,并从此以后产生了所谓的“台湾地位未定论”。吕秀莲在援引
该条约时,全然忽略了美国出于意识形态理由,违背“领土主权不受意识形态约
束”的国际法原则,背弃了它于六年前在《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中对“
台、澎归还中华民国”所作的承诺;出卖了中国这个于战争中牺牲最大的战胜国
的国家利益;采用拒绝中国两当局参加旧金山会议的下流手段伤害了中国人民的
尊严和感情;同时也蛮横地无视国际社会的反对(苏联拒绝签字),强行通过该
条约。然而,就这么一个在国际法上引起激烈争议并使中国人痛心疾首的霸权条
款,台独分子却一直尊为圣旨,奉为圭臬…。吕秀莲在重新揭开中国人的疮疤之
时,口口声声建议以“亲善”的态度处理两岸关系,不知她究竟如何在“亲善”
与“羞辱”之间找到平衡点?顺便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虽然在《旧金山和约》中
给“台湾地位未定论”埋下了伏笔,但却长期没有公开利用与宣传该条款,直到
1968年,当中国发生文革运动社会处于极端混乱之时,美国突然感到时机难得便
祭起了“台湾地位未定”这面大旗,同时也从这一时刻开始,台湾独立运动才首
先在美国形成一股力量。而另一方面,也就由于许许多多的台湾留学生此时彻底
地认识了“台湾地位未定”的前因后果,便积极地投入保卫钓鱼岛运动,此后又
在坚信中国必须强大、统一的基础上,很快地把“保钓运动”引导为“中国和平
统一运动”。至于,“台湾地位未定论”,严格说来,自1972年美国出于联中抗
苏目的发表《上海公报》,并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领土”、“美国不表异
议”之后,美国政府已不再重谈旧调,甚至在1989年发生六、四事件之后也不曾
利用过该“理论”来打击中国。可笑的是,台独人士如今竟误以为可以任意提出
“未定论”、“两国论”来打乱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殊不知当前对“未定论”
、“两国论”最感不安、不耐的恰好就是美国。

  认为当前承认中华民国的二十几个国家“并非都同意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与笑话。这些小国家不论承认中华民国出于何种动机,所
承认的绝对不是一个独立于中国之外的中华民国或台湾,而是承认中华民国政府
为能够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中央政府,因此重这个侧面更加证明台湾是中国的一
部分,更加证明吕秀莲对法律、外交一窍不通。

  诚然,内战不是件好事,内战未决状态继续延续下去也绝非两岸同胞之福,
当前民进党若真有终结历史问题的诚意,理当与北京政府进行谈判从而寻求两全
其美之策,而不是否定共同的血缘、文化和主权,尤其忌讳的是,绝不能利用霸
权主义的尾巴来充当打击五分之一世界人口的的武器,这样做,不但解除不了“
紧箍咒,甚至还会加速引火烧身。(完)


  2000年5月31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