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台湾民间对“两国论”的反应与德国模式


  近日李登辉先生对某德国记者发表“两国论”主张之时,适值笔者在台湾探
亲访友期间。由于台湾各民调机构出奇迅速地提出了各种民调结果,以作为支持
李登辉的依据,不由得引起笔者对市井小民的反应的兴趣。以下,不妨介绍一下
经两星期观察、走访所得到的印象:

  1.大多数本人接触的对象,对所谓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和“一个中国,
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的实际内涵与作用,无法充分掌握,因此也就无从判断,
究竟“两国论”如何与上述“既定政策”和宪法条例产生抵触;

  2.同一批人又认为,“台湾一方为中华民国,对岸则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两
者之间的关系‘明明就是’两国间的关系”。这批人,显然不明了,这“两国”
都在宪法上明文规定主权及于对方;

  3.大陆一方所提出的“内战未决状态”对绝大多数在和平时期长大的台湾同
胞说来极其陌生,因此既不能对北京政府透过军事活动提示“内战未决”的策略
表示苟同,又不能理解为何要继续承担该历史包袱;

  4.国民政府长期在“反共教育”上所取得的结果与近十年国际上所掀起的反
共、排共浪潮汇合一道,形成严重的“恐共症”,因此市井小民即便不是出于“
独立”动机,对暂时建立一道无可逾越的围墙却是认为值得尝试。对比之下,“
两国论”自然要比“一国两制”更加使人感到踏实。

  基于以上的心态,李登辉的“两国论”尽管在岛内也遭到严重的批评,但具
备批评能力者却始终是在民意调查中占少数的知识分子,同时不论知识分子一方
与中国大陆一方在法理与说理上是如何地振振有词,台湾的市井小民却不具备消
化的能力。因此或可这么说,李登辉先生的“两国论”相当充分地反应、利用了
贫困的台湾政治文化。有鉴于此,北京当局当前的困扰除了得应付国际与岛内的
反华、反共势力之外,甚至还得不到台湾岛内“天然盟友”的谅解。

  德国模式

  “两国论”之所以在德国记者面前首次提出,目的显然是要突出“两个德国”
的历史经验。二战结束时,德国土崩瓦解,主权丧尽,在战胜国的条约安排之下
分裂为东、西德,并互相给予承认。至于中国,分裂纯系内战的结果,今后无论
是继续维持现状,或统一,或一国两制,或取得其他方式的妥协,均需要透过两
当局的谈判与同意。如果无视对方的存在而自作主张,则对方难免会施尽一切办
法,直到获得“正视”为止。所谓“德国模式”,其实还有一个台湾一方普遍忽
视的特点,即“两个德国”从来就没有解决“前途未决”的问题。就理论层面而
言,西德一方即便给予对方国际承认,但却从没放弃“将来统一”的要求;东德
方面,为了使分裂永恒化,甚至提出了“两个德国,两个民族”(指东德已形成
一个新的社会主义民族)的主张。就实践方面,德国的统一有目共睹,无需笔者
赘言。当前尽管“德国经验”的议论各具心裁,真正值得借镜之处,似乎却鲜有
人提出。七十年代初由于西德总理布兰特考虑到核子战争的可怖与武力统一的巨
大代价,毅然决定采取以接触、合作、援助、互惠的办法,加强与东德及其他东
欧国家的接触,从而达到和平和与东德之间建立有机关系的目的。西德政府在执
行上述“东进政策”期间,不曾以“一国两制”或“一国一制”强加对方,其结
果也是有目共睹,无需笔者赘言。(完)

    1999.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