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西方保守派的“中国观”
  
                                俞力工

  
  两天前偶然地阅读了一篇友人传寄的文章,题名为《中央集权王国,二流国
家》。作者为吉拉德.希格尔(Gerald Segal) 是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部主
任。此文最初发表在《外交事务》99年九-十月号,从内容看来,该文稿应当是
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轰炸之后不久写就。

  希格尔从国内总产值、债务、亏损、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外援、国际贡献、
国防开支、军事力量、国际威望与影响力、应付危机能力、文化、人权记录等方
面列举了许多数据与理由,说明中国的地位不过是相当巴西的“二流国家”。希
格尔还认为,当前国际上,尤其是美国夸大中国的地位,其主要原因除了“中国
刻意突出、宣传自己的地位”和“西方误判中国的实力”之外,还在于中国不时
“在国际上进行捣蛋、威胁邻国、离间其他国家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在希格尔
看来,中国之所以如此地令人讨厌,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150年来“一直在坚决抵
抗国际相互依赖这一基本的逻辑。中国多次竭力使自己变成一个足以抵抗西方统
治的国际制度的强国,但总是以失败告终,无论是义和团运动、国民党或者共产
党皆是如此。”从驻南斯拉夫使馆遭轰炸之后中国的“温顺”反应看来,更加证
明中国的虚弱,更加证明美国无需与中国维持“战略伙伴关系”,相反的,以美
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应当纠正夸大中国的地位的错误态度,坚决遏制中国这个“
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永远不会非常重要”的国家,以使中国停止“不受欢迎的活
动”。

  虽然该文的主旨在于向美国政府建言,而不是向中国传达任何信息,但是作
为海外华人似乎不得不作出如下联想:1.150年前西方列强是抱着“国际相互依赖
”的目的对中国进行侵略和羞辱的吗?2.150年来中国除了捍卫国土之外,曾经向
外国用过兵吗?3.几次世界大战,包括波斯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都是由于中国捣
蛋吗?4.中国一向就自称为“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果真有人误判,其错在中
国吗?5.一个长期遭西方国家侵略、肢解、围堵、封锁的国家又如何与国际“相
互依赖”呢?6.一个具有如希格尔所说的“辉煌历史”的国家就不应当庄敬自强
吗?7.继续藐视、遏制中国的结果难道就能达到“相互联系”的结果吗?

  诚然,作为一个带有数千年丰富文化遗产、又同时背负沉重历史包袱的发展
中国家,中国在发展过程中毫无疑问地具有种种为人垢病的弊端,但是,无论是
孙中山先生的大同思想,或毛泽东时代的三分世界理论的提出,或近二十年辛苦
地申请加入世贸组织,其出发点均是为了打破外国的封锁,争取一个平等的“相
互依赖”地位。

  就夸大中国的地位方面,是否能够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并从中获利,似
乎是每个贸易商的成本会计问题,这方面实无必要让无关痛痒的战略家费神、费
心。

  至于与中国维持“战略伙伴关系”,中西欧的政治思想界早就了解,冷战后
美国之提出所谓的“战略伙伴关系”或“和平伙伴关系”,真正用意不外是想透
过和平手段逐步达到让对手裁减军备,接受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的目的。令人不
解的是,身为战略研究所主任的希格尔似乎完全不了解冷战时期“集体防御”(
如北约组织)与后冷战时期“合作安全”(如欧安组织)之间的区别,这就难怪
他至今念念不忘冷战时期所流行的“高压”、“围堵”手段。

  其实,希格尔在文章中道出了西方保守势力的真正意图,即他们不能允许任
何第三世界国家摆脱西方的控制,尝试自己的发展道路。就这方面而言,笔者觉
得有必要指出,即便目前中国仍是个落后国家,长期遏制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发
展在战略上既非可行,对人类也非是幸福。(完)


  2000年6月12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