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的来由与缓解之道

                               俞力工

  
  自6月17日58名非法偷渡的华人在英国多佛港丧生后,西方媒体即不断对该事
件以及来自中国的非法移民活动大肆报道。无可讳言,该事件对中国的国际形象
造成了严重的打击,对海外华人的处境也带来极其不利的影响。

  八十年代,随着中国国家政策的改变,人口走私活动也益趋频繁,浙江省与
福建省沿海地区的大规模向外非法移民活动非但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偷渡过程中
造成死亡事件也层出不穷,如今此事件造成全球轰动,当然与一次死亡的高额人
数有关,至于死亡的悲惨过程更是添加了媒体的渲染素材。

  持平而论,虽然笔者对西方许多媒体对中国政府提出的指责(即政府当局鼓
励非法偷渡)不敢苟同,但以各地人蛇集团公开“招兵买马”的活动看来,不加
以认真打击、取缔,起码上述两省的有关当局难咎其责。非法移民问题所涉及的
问题既多且广,以下,首先提出讨论的是其利与弊。


  出国未必是利


  就目前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外国人政策”而言,对少数民族尤其是华人的人
口比例多有严格规定。有些国家甚至对华人餐馆的数字都有一定的限制。当大多
数地区的华人名额以及餐馆数字已达饱和之时,突然出现大量非法移民,结果不
外是恶性竞争,互相争食。如果再经过排外主义及右派媒体的恶意渲染,则非但
现有华人餐饮界无以为生,长期处于非法地位的偷渡客最终也难免迫于急需走上
犯罪的道路。另外,就国家利益考虑,大笔外汇让国内外人蛇集团赚取,毕竟非
明智之举,一般说来,只有地方官僚才会贪图人蛇集团的贿赂,无视国家的国际
形象和整体利益。至于偷渡客本身,如果愿意冒生命危险进行偷渡和在国外长期
过着担心害怕的非法居留生活,留在国内以更少的风险与消耗,利用国家近二十
年蓬勃发展所提供的一切机会,似乎可以取得更加傲人的结果。这方面,台湾的
经验大可作为参考。六、七十年代台湾的精英陆续出国深造,由是错过了岛内的
发展机会,十多年后,当这批海外学子再度踏上家乡的土地,却发现留在岛内朋
友的排场反而更加阔绰。


  移民属特殊群体


  处境不利的群体向条件优越地区移居原属人之常情,还情况不只是百万年前
向世界各地扩散的东非智人如此,十六、七世纪以欧洲白人为首前往美洲、澳洲
的移民亦是如此。然而当这批所谓的欧洲移民抵达上述地区之后不仅是把原住民
赶尽杀绝,取得统治地位后甚至采取了一系列严格的、带有浓厚种族主义色彩的
移民政策。本来,自由移民是个最有效与最自然的消除各地区经济落差的手段,
自从条件优越地区采取歧视性移民政策后,必然会造成白人社会通过自由移民而
提高落后地区的生活水平的结果;另一方面也使得落后的第三世界永远成为廉价
劳工的供应地。至于移民本身,无论是古今中外均属各个社会的最特殊、最活跃
、最具冒险精神(pioneer spirit)的群体,只要条件许可,这批为改善生活为
目的的群体多能够在侨居地发挥作用与作出贡献,因此就其动机与行为表现观之
根本与犯罪丝毫无关。如今即使若干人士受到犯罪集团的蒙骗踏上偷渡与触犯移
民法规之途也不能简单地视为刑事罪犯加以对待。然而,如前所述,如果这批非
法移民的非法地位长期不得改善,则极有铤而走险,蓄意走上罪犯道路的可能。


  始作俑者


  近二十年来,西方全球化与一体化的发展大大削弱了地方势力的既得利益,
因此各地区先后产生了极右与排外的民粹主义思潮,其结果难免是逼使政府采取
更加严格的移民政策。往往,这些移民政策甚至不顾基本人道主义原则,严格限
制直系亲属的团聚。许多人迫于无奈便采取偷渡入境的办法。

  另外,出于反共意识,西方国家尤其自89年六、四事件之后对来自中国的非
法移民大开“政治庇护”的方便之门,因此间接地鼓励许多人采取偷渡的和申请
政治庇护的办法达到移民目的。过去,在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对来自东欧共产国
家的难民,不论其动机为何,均立刻给予政治难民地位;如今,冷战结束后,即
便某些国家仍发生迫害吉普赛少数民族事件,但西方国家却一概不承认吉普赛人
的政治难民地位,相反的,却强调那些国家均属“民主国家”,“不可能发生政
治迫害事件”。


  如何解决


  当前的情况是,几乎所有中、西欧国家均聚集了大量的非法中国移民。一旦
这些非法移民受到逮捕,均倾向于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在此情况下,各地当局与
中国驻外使馆既无法确定他们是否来自中国,更无法将其递解至中国;另一方面,
押解出境既费人力、又毫资源,许多国家(包括中国)根本就没有为非法移民购
买大量机票的经费预算。有鉴于此,各地当局至多能够把逮捕的非法移民监禁若
干个月后又释放出去;而同时随着移民条款的严格化,西方国家所受理的政治难
民申请又越来越多,由是造成一个恶性循环和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以笔者之见,
当务之急在于中国政府正视非法移民的严重性,并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取缔;至于
西方国家也得尽早改变对华的敌对态度,收回“政治庇护”这只害人害己的“澳
洲回镖”,并适当地放宽移民条例。除此之外,在西方国家明确看到中国杜绝今
后的非法移民活动的情况下,似宜考虑通过特赦使所有非法移民取得合法居留权,
或许只有如此才能够缓和各个当局与当事人所面临的困境。(完)


  2000年6月29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