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际保守势力的对华态度看21世纪中国的因应之道

  (2000年7月17-20日在维也纳举行的欧洲华人学会第十届年会暨“展
    望21世纪的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

                      政治评论专栏作家俞力工


  尊敬的各位学长、各位来宾:

  这次在下讨论的题目“从国际保守势力的对华态度看21世纪中国的因应之道”
涉及面极为广泛,提到“国际保守势力”,当然不可能在诸多的保守人士之间采
取“随意抽样”的办法加以挑选,而只能就目前较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选其一二,
略作介绍。

  谈及影响力,当前自然得首推曾经担任过卡特总统顾问、美国政治学会主席,
目前在哈佛大学执教的亨廷顿先生(Huntington),以及,名气虽然远不及亨廷
顿,但是在国际战略智囊团里极具代表性的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希格
尔先生(GeraldSegal)。

  以下,首先介绍一下这两位学者对中国的态度:

  1996年亨廷顿在题为《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里强调世界各个
群体在不同的宗教基础上形成不同的“文明体系”或“文化圈”,虽然许多“文
化圈”经过现代化发展使得生活水平接近西方,但却并不表示他们“西化”或接
受西方的文化与社会价值观;相反的,随着经济力量的强大,反会加强传统的文
化价值观,因此不可避免地对西方造成压力和威胁。

  亨廷顿例举了当前的8个主要“文化圈”,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化圈、“群
龙无首”的伊斯兰文化圈、以中国为首的华夏文化圈(包括越南、韩国)、以俄
罗斯为首的东正教文化圈,以及拉丁美洲、印度、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日本。他
认为在新世纪对西方造成最大威胁的文化圈首推经济发展蒸蒸日上的中国与动荡
不安的伊斯兰世界,但由于伊斯兰世界互相倾斩,非洲无足轻重,俄罗斯、日本、
拉丁美洲及印度又摇摆不定而可为西方所争取,因此严格说来,中国将构成对西
方的最大威胁。有鉴于此,西方今后应维持本身的同类性与合作,联合遏制华夏
文化和其他文化的扩张与影响。

  希格尔在1999年9-10月号的《外交季刊》上发表了一篇以《中央集权王国,
二流国家》的文章。他从中国的国内总产值、债务、亏损、国际贸易、国际投资、
外援、国际贡献、国防开支、军事力量、国际威望与影响力、应付危机能力、文
化、人权记录等方面列举了许多数据与理由,说明中国的地位不过是相当巴西的
“二流国家”。希格尔还认为,当前国际上,尤其是美国,夸大了中国的地位,
其主要原因除了“中国刻意突出、宣传自己的地位”和“西方误判中国的实力”
之外,还在于中国不时“在国际上进行捣蛋、威胁邻国、离间其他国家与西方国
家的关系”。在希格尔看来,中国之所以如此地令人讨厌,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
150年来“一直在坚决抵抗国际相互依赖这一基本的逻辑。中国多次竭力使自己变
成一个足以抵抗西方统治的国际制度的强国,但总是以失败告终,无论是义和团
运动、国民党或者共产党皆是如此。”从驻南斯拉夫使馆遭轰炸之后中国的“温
顺”反应看来,更加证明中国的虚弱,更加证明美国无需与中国维持“战略伙伴
关系”,相反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应当纠正夸大中国的地位的错误态度,
坚决遏制中国这个“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永远不会非常重要”的国家,以使中国
停止“不受欢迎的活动”。

  在下无意对这两为学者的论据一一提出反驳,譬如说,文化之间可以发生冲
突,也可以互相借鉴甚至融合;中国150年来并没对外扩张,同时列强的侵略也绝
非抱着促成“国际相互依赖”的目的;反倒是中国20年来为了争取“互相依赖”
却被排斥在世贸组织之外,不得其门而入等等。但是,必须提请大家注意的是:
1.他们两位都不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或说反共的角度反对中国,而是对华夏文
化或说对整个中国怀有敌意;2.无论是夸大中国的影响力或贬低,他们两位都主
张与尽量多的国家联合起来围堵或遏制中国的发展;3.从美国近年来对日本、韩
国、台湾所提出的建立“战区弹道防御系统”的建议,到与外蒙古、越南、印度
的频频接触,可以观察到该两位学者的建议实际上已在付诸实施,但是要形成一
个有效的“包围圈”至少还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4.如为了联合俄罗斯遏制中国,
美国十年来的对俄政策显然是个失败。同时从目前俄罗斯的反美情绪看来,要发
展到“亲美反中”,似乎最早也还需要十年以上的过程;5.在中国的范围内,诸
多学术界权威人士已具体提出警告,中国在10-20年之间将面临生态崩溃、人口
压力和老龄化这三个定时炸弹的严重威胁;6.此外,不能忽略今后对国际金融资
本的开放,国家还得面临国际市场年交易额高达300兆美元的金融资本的冲击。如
考虑到中国本身开放市场经济的时日极为短促,因之管理制度漏洞百出,不难设
想,要建立一套有效的面向国际金融市场的管理机制至少也需要十年以上的工夫。

  综合以上所提到的各个因素,我们一方面当然必须具备危机意识,二方面又
必须利用极其有限的十多年的时间和时机,全力以赴地设法找出一条生路。不幸
当前许多人为了台独问题只见树木不见林,甚至把台湾回归问题置于最优先地位。
在下认为,拿上述问题与台湾问题作一对比,任何一个问题都较台湾问题更加严
重,更加攸关国家的命运。

  最后需要强调的还有两点:一是过去中国不论发生何等内忧外患,中国的生
态基本完整。而如果今后十多年的危机管理不当,中国将像当前被遗忘的非洲一
样,永无翻身之日;二是戏剧化地提出一个假想,即如果陈水扁突然暴毙而吕秀
莲依法继任总统并宣布独立,难道中国当局就不顾一切地对台用兵吗?难道世界
五分之一的人口的前途就维系在这一个“女人”的身上吗?

  当我看到国内竟有95以上的群众接受调查时表示支持对台湾用兵使我感到忧
心忡忡;但是在了解国家当局起码在此时此刻还坚持“抓住时机,知难而进,加
快经济发展”的韬晦路线之时,又感到中国人似乎还有一线希望。(完)


  2000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