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民进党的民粹主义表现

                               俞力工
  

  最近,笔者在谈及西方极右派势力抬头与地方媒体推波助澜的两篇文章里,
提到极右派民粹主义(Populism)得势的主要原因是二十年来在加强市场机制、
消减社会福利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和全球化、一体化的影响之下,许多国家的地方
文化、局部经济利益、本土资本受到激烈冲击。因此,就像许多第三世界的反现
代化、反西方文化、反国际资本的基本教义派运动(fundamentalism)一样,在
欧洲范围内也产生了反对国际金融资本、反全球化、反一体化、反对国际商品文
化排斥本土文化、仇外、惧外,以及主张加强本土企业的竞争性,主张本土利益
优先的大规模抗议运动。此时一些地方媒体,尤其是马路媒体也就趁势不惜大规
模利用其篇幅为极右派的领袖人物制作“媒体秀”,从而达到塑造“英雄人物”、
制造“光圈”的效果。极右派领导人也不断自诩为“小市民”、“受害者”的“
代言人”,把所有的外地的、外来的、上层的(往往是政府的)、非我类的均渲
染为“罪恶的泉源”。此外,在极右派的共同策划之下,马路媒体极为重视市场
趋势和民意走向,往往在传统政党还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之前,便预先给老百姓开
出许多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从同一个切入点剖析台湾,不难发现20多年来台独势力的抬头不只是受到国
际势力的影响,在全球化、一体化和与中国大陆之间的有机关系逐步加强的过程
中,难免会有部分本土利益受到威胁,由是成为台独运动的社会基础。以社会下
层的农民、加工出口业的工人为例,廉价的外国农产品的进口,与劳动力密集工
业的向外转移,均能使他们的地位更加低落;一些无能力或不愿向东南亚或大陆
转移的小规模企业主自然也对形势的发展牢骚满腹;其他传统地方势力如“地皮
大王”之类,也必然会为本地资金大规模向外投资而影响本地地价感到岌岌可危。
除此之外,某些新兴地方利益集团为了对占有垄断地位的国营企业与国民党党营
企业进行挑战,也成为台独势力的天然盟友。有鉴于此,地方势力不惜耗费巨资
集合原有的马路媒体充当台独政客的旗鼓手便成为具有台湾特色的社会现象,同
时也不消几年的工夫,便使政权成功地转移到自己之手。有趣的是,这种利益的
结合往往随着局势发展一波三折,以长荣集团为例,在获得在野党的协助、打破
国营企业的垄断之后,便面临着继续与大陆做生意与否的抉择,最后为了自身的
利益考虑,竟不顾多年的情感,公然对台湾民粹主义的龙头李登辉唱反调。

  地方媒体方面,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新新闻》杂志与《自由时报》,两者的
后台虽然不同,但宣传模式却是如出一辙。大体说来,均是集中少数几只笔杆子
轮番打击或吹捧几个焦点人物,刻意把议题缩小到狭小的社会范围,排斥一切与
台湾“不相干”的国际新闻,处处以“小市民”、“受害者”的代言人自居,而
同时却对民进党的恶行只字不提。以93年逼退老国代、立、监事件为例,民进党
的喉舌事前便不断抨击民意代表的薪俸过高,以致违反“民意代表不受禄”原则。
待老民意代表由新选代表更替之后,薪俸即便增加一倍以上,却不见这些“人民
的心声”表示任何微言,其原因无他,要求加薪的多数是民进党的民意代表。不
言而喻,自从民进党取得统治地位后,新闻界曾立有汗马功的头面人物均先后进
入政府的核心。

  民进党与马路媒体的合作无间,毫无疑问是全球民粹主义发展的最成功典范,
其成果甚至远远超过引人注目的奥地利自由党。尽管奥地利自由党最近顺利地进
入联合政府,但毕竟是屈居第二位,加之受到欧洲联盟的杯葛,言行举止处处受
到牵制与监视。民进党成为执政党之后虽然也得顾及大陆一方的反应,但毕竟全
权掌管国家机器,因此也就更加地能够把民粹主义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方
面只消阅读陈水扁的就职演说,情况便一目了然。就宣扬本土、歌颂台湾方面,
演说中就陈列了大量“煽情”辞藻,例如:“两千三百万人民以无比坚定的意志,
用爱弭平敌意、以希望克服威胁、用信心战胜了恐惧”,“我们在举世注目的焦
点中一起超越了恐惧、威胁和压迫,勇敢的站起来!”,“创造‘文化台湾、世
纪维新’的新格局”,“…我们看到了台湾最美的慈悲、最强的信念、最大的信
任!”,“台湾重新展现了’民主之岛‘的风采,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我们齐聚在这里,用土地的乐章和人民的声音来歌颂民主的光荣喜悦”,“不
论在多么艰困的环境中,台湾都像至爱无私的母亲,从不间断的赐予我们机会,
带领我们实现美好的梦想”,“…只要两千三百万同胞不畏艰难、携手前进,我
们梦想的地图将会无限远大,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所有的恩典都要
归于台湾--我们永远的母亲。让我们一起对土地感恩、向人民致敬。”,“台湾
人民万岁!”

  持平而言,对曾经在台湾有过生活经验,又在德国接受过反法西斯教育的笔
者说来,将此演讲稿读后不但产生不了任何激情,反而对台湾的愚人政治与前途
感到忧虑不安。环顾寰宇,民粹主义的优势一向在于其高明的煽动地方情绪的手
法,而每每又是为了短浅的眼光和对整体局势的无知而一败涂地。(完)

  
  2000年7月29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