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钓运动谈到和平统一运动

    (2000年8月19-22日在维也纳市召开的第八届欧华联会上的演讲)


                     国际政治评论专栏作家俞力工
  

  1970年左右,当海外知识分子发现美国竟然要把钓鱼岛这块属于中国的领土
随着琉球群岛交给日本时,纷纷提出严正抗议,由是形成台湾岛内外声势浩大的
保钓运动。

  钓鱼岛的归属问题,简单地说,来自于美国战后对琉球群岛的托管。由于此
时中国政府忙于内战,对美国军事当局把钓鱼岛一并划入琉球群岛托管范围内的
行动毫无察觉。直到1970年,当美国政府宣布即将把琉球群岛与钓鱼岛一并“交
还”日本之后,钓鱼岛问题才受到国人的注意。经过海外保钓人士的奔走、呼吁,
北京、台北两政府先后正式宣布中国对钓鱼岛拥有领土主权;嗣后美国方面也更
改原来一味支持日本的态度,宣布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将由日本与中国谈判解决。

  保钓运动虽然没有解决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但至少起了督促中国两政府的作
用,同时也透过政府的表态对美国的政策产生了影响。

  当时,随着知识分子的深入探讨,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地由钓鱼岛问题转移到
1968年之后美国国会再三提出的“台湾地位未定论”问题。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台湾即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规定归还
中国.所谓“台湾的归属问题”最早发生在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之前的1949年1月
18日。此时,杜鲁门总统生怕中国共产党攻占大部分大陆领土之后继续占领台湾,
于是决定在台湾悄悄地扶植一个地方政府以便脱离中国,但由于陈诚与孙立人不
肯背叛蒋介石,随后蒋介石又有效地转移和统治台湾,杜鲁门便不得不于1950年
1月5日在《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中宣告“美国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

  杜鲁门作此宣布之后不久,同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为了给第七舰
队进驻台湾海峡找法律依据,同时又为了避免“干预中国内政”的指责,便于6月
27日发表声明,说是“台湾将来的地位,必须等到太平洋地区的安全恢复,对日
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的考虑之后再决定。”也就出于这种战略需要,1951年
9月,美英等13个国家与日本签订了《旧金山和约》,其中,只规定了日本放弃台
湾及澎湖列岛,但却刻意回避对台、澎的归属作出任何规定。1952年初,美国又
逼迫蒋介石与日本签订了内容相似的《中日和约》。美国之如此行事,主要是为
了把台湾的归属问题暂时地冻结起来。至于国民政府,主要是考虑到争取国际承
认而对美国、日本作出让步。

  由于《旧金山和约》召集期间故意不让作为当事人的中国两政府参与,同时
又明显地出卖了战争期间受害最烈的中国的利益,因此除北京政府表示抗议外,
若干大国如苏联、印度以及若干东欧集团国家均拒绝承认这个条约。

  尽管这时美国在法律上埋下了伏笔,由于中华民国政府一直有效地统治台湾,
美国政府在很长的一段期间内,并没有在“台湾地位未定”方面作任何文章。

  1968年,当文化大革命在国内造成严重混乱之后,美国国会若干议员突然又
把“台湾地位未定论”抬出来,意图使中国更加削弱。这时,海内外的知识分子
了解到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而感到怒不可遏,于是很快地意识到中国只有结束分
裂,加强国力的情况下才能最终解决钓鱼岛问题,因此便自然而然地把保卫钓鱼
岛运动引导向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运动。这就是30年前在欧洲成立了“欧洲中国和
平统一促进会”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自1968年美国若干国会议员积极兜售“台湾地位未定论”之
后,台独运动方才形成气候。台独分子一向主张“《旧金山和约》是个比《开罗
宣言》、《波茨坦公告》更加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文书”。他们的盲点显然在于:
不愿意看到台湾割让给日本是当年中国战败后所造成的结果;不愿意看到当时台
湾老百姓的悲愤以及对日本统治当局群起反抗的事实;不愿承认日本战败后物归
原主的原则;不愿看到台湾老百姓对1945年的光复持着欢迎的态度;不愿意看到
《开罗宣言》是个为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协定,而《旧金山和约》从一开头就引
起很大的争议和抵制;不愿意承认他们是在帮着外国霸权危害中国的领土主权;
当然也更不愿看到美国于1972年出于“联中抗苏”的需要,在《上海公报》中正
式宣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领土”的事实;以及,1972年2月22日尼克松总统在
周恩来面前所作出的保证,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只要我控
制我们的官僚系统,就不会再有类似的台湾地位未定的声明”。

  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领土,地位早已确立,只要中国的大国地位不沦落
到小国的地步,短期内即便不统一,也不至于演变到台湾独力的结局。接下要谈
的是:怎么统一?

  首先,从上述历史演变清晰地可以看到,在过去的150年内,台湾始终是被动
地接受国际战略这个大棋盘的摆布。从1949年分裂到今天,始终是美国手中的一
张牌。每当中国动荡不安,如1968年、1989年,台独势力就受到美国的积极鼓励,
而一旦局势稳定,美国便与台独保持一定距离。有鉴于此,台湾今后的前途仍然
相当程度地受美国左右,因此,严格说来,统一的障碍实际是美国的反华政策,
如何取得美国的让步毫无疑问是最最关键的问题。

  至于中国一方,谋求统一不外采取两种办法,一是通过武力手段;一是和平
统一。以海峡两岸实力对比的悬殊情况作一判断,本人相信无论采取任何一种手
段,虽然后果不同,但却都可达到统一目的。就武力统一方面,该手段明显与我
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主旨有所相悖,因此不作任何探讨。至于和平方面,在下认为
问题的症结与理论和道德观念没有太大的关系,因此北京政府似无需要作出太多
的感情召唤和理论论证。当前的困结在于两当局在政治层面耗费太多的精力进行
争辩和斗争,而忽略利用时机尽一切所能把长期隔阂所中断的各个领域重新建立
有机关系。这里,不妨打个比方,若想把断肢重新缝合,任何宣传、号召和说理
均是无效劳动;相反地,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框架条件迅速建立,然后一针一针
地仔细地把神经、血管、肌肉、皮肤缝合。简而言之,统一不是统战,和平不是
手段而是目的,当前促进统一需要的是高瞻远瞩的大智慧、大气派。(完)


  2000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