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国际力量消长析大陆的对台政策


            (2000年8月26-27日在德国柏林市召开的全球
                华侨、华人推 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上的讲话)
                                       
       新纪国际事务学会研究员, 旅居奥地利国际政治评论专栏作家                 
                       此次研讨会主持人 俞力工


  纵观近代史,人类社会前后启动了三趟经济发展特快列车。第一回工业革命
列车中国起脚太慢,加上挨了帝国主义的几棒子就没搭上车;第二趟现代化列车
咱们又为了打内战、搞运动、搞集体劳动而搭错了车;第三趟高科技发展列车始
于冷战结束之前,这次咱们政策对头侥幸搭上了顺风车。之所以侥幸,主要是因
为冷战结束东西两大板块忙于重新组合,因此中国获得了相对较和平的生存环境
;加之中国改革路线与后邓时期的权力和平转移,均对快速发展起了积极作用。
还有,中国的廉价的劳动大军以及较高的劳动力文化素质对外来投资产生了极大
的吸引力。除此之外,现有的高科技、信息工业发展也为中国的现代化道路提供
了前所未有的捷径。二十年来,中国正是利用了绝好的内外环境取得了傲人的成
绩,但是,在前进的步伐中,我们也意识到一些潜在的内部危机正在向中国进行
严峻的挑战,例如,生态的急剧破坏,人口的不断膨胀,人口老龄化,以及贪污
腐化的扩散等等。如果,这一系列问题不能够及时解决,他们终将在不到20年的
某一日得宣布中国的末日。我们的时日无多,我们只能勇往直前,我们若是在有
限的时间内不找出条生路,此后的命运就是万劫不复。然而,就在这个规划21世
纪大战略、扭转乾坤的紧张关头,海峡对岸出现了一股逆流。它来得不只是极其
突然,令人措手不及,而且几几乎乎打乱了国家的战略部署。台独的理由何在?
目的何在?迫切性何在?对这一系列问题作出回答之前,在下认为有必要勾画一
下当前的国际局势。

  冷战后美国独占鳌头的形势众所周知。在此新形势下,美国的最优先考虑是,
如何在欧亚大陆防止出现一个足以向美国挑战的强国。根据这个指导思想,美国
藉南斯拉夫问题挑拨中西欧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目的在于避免俄罗斯在融合于
欧洲的过程中,减少中西欧对美国的依赖;同时也不希望中西欧国家透过经济援
助把俄罗斯纳入欧洲的轨道,而后形成一个实力超过美国的大集团。对待俄罗斯
方面,美国设法透过对俄罗斯内部分离运动的支持,分割其资源与国力;同时又
透过对叶尔辛个人的支持,换取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上的不断让步;此外,透过北
约组织的东扩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诱使俄罗斯把经济建设的注意力
转移到军事竞赛。

  俄罗斯方面,几年来已洞穿美国的意图,同时也深切了解,今后要恢复强国
地位,必须加强与中西欧的合作。由此观之,今后无论是美国或俄罗斯必然把主
要的力量集中于欧洲范围。这对中国说来,中西欧与俄罗斯的统合,以至于形成
一个足以抗拒美国的独立力量,应当是个值得鼓励、欢迎的发展;另一方面,应
该有所警惕的是,俄罗斯完全可能出于“声东击西”、“转移视线”的需要,与
中国建立某种“战略伙伴关系”。如果我们考虑到俄罗斯的兴趣主要在中西欧,
从中国身上也得不到实质性的帮助,因此中国不能对这种临时性的“伙伴关系”
寄予太多的希望。

  但是,无论如何,未来的十几年仍然是个很可以加以利用、持续发展经济的
和平时机。美国的外交特点一向在于“双管齐下”的作法,今后的情况也不会是
个例外。加强北约组织、欧洲联盟与美国之间的联系固然是美国未来的主要着力
点,但背后,也同时在静悄悄地建立一个范围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
国的“白色人种盎格罗萨克森基督教联盟”(WASP,下简称“白基联盟”)。就
目前看来,该势力圈在国际舞台上还相当保持着低姿态,但如果欧洲国家从大西
洋到乌拉山(包括俄罗斯)逐渐结为一体,那么,“白基联盟”必然会逐步走到
前台。无论该两大势力如何消长,相信对中国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换言之,出
于文化、宗教与种族原因,上述任何一方都不会为了遏制另一方而与中国结盟,
相反的,更可能的趋势倒是两大西方集团在一定条件下联合起来对付中国。环顾
中国周边国家的情况,大概可以知道团结周边国家对抗西方的机会非常渺茫。因
此,考虑到中国的孤立处境,今后切不能采取任何过激行动加促这种西方大联合
的形成。

  虽然美国今后的外交重点是在欧洲,但是在东亚地区并非毫无行动,从近几
年来美国在东亚的外交活动看来,一个从日本、韩国、台湾、菲律宾到越南的围
堵圈正在策划、部署之中。然而在这个新半月包围圈能够具体发挥作用之前,中
国至少还有十年以上的和平空间。我们当前的处境与俄罗斯极为相近,两国都急
切需要发展,但美国总是千方百计地设法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对付俄罗斯,美国
的手段是离间民族关系、北约东扩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建立;对付中国的
办法也是大同小异,例如建立“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支持台北政府,以及一些
事前不可能意想到的行动来打乱中国的阵脚,譬如,让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所吃
几枚飞弹。虽然俄罗斯与中国目前同样受到压力,鉴于俄罗斯本来就是美国的最
大威胁,中国一方万不可冲在俄罗斯的前头,反让美国把中国当作头号敌人。

  就台湾问题而言,台独虽然是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力量,但提出所谓的“两
国论”并不符合美国目前的利益。美国反对的原因与其说是担心中共对台湾用兵,
不如说是美国一向坚持把主动权操在自己手中,因此绝对避免受到外国的政客摆
布,让自己陷入一场中国的内战泥沼。

  1995年后,台独势力之所以出现失控现象,主要原因在于部分日本极右派政
客的推波助澜。究其动机,不外是藉台独问题激化美、中的关系。只要美国陷入
台海战争,必然会借重日本的支持,日本也可趁机扩大军事力量摆脱美国的控制,
甚至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翻案。

  除了日本极右势力的插手,台湾急独分子本身自然也看到随着中国大陆的综
合实力不断加强,时间拖得越久,独立的机会就越是渺茫,因此与其等待,不如
趁早激化美、中的关系。另外,李登辉修改宪法继续连任总统的打算遭到美国的
阻挠,也构成他故意与日本极右派沆瀣一气向美国抗议、捣蛋的一个重要的个人
因素。

  现下随着台湾政权的转移,整个国家机器落入台独分子之手,使得北京政府
面临着两种抉择:容忍,则台湾“虚统实独”的趋势,将可能越来越难以挽回;
采取军事手段,则对目前的韬光养晦政策有害。怎么办?

  在提出个人的看法之前,在下以为,台湾问题具有许多不容忽略的特点:1。
台湾不同于港澳。港澳一向是个地方政府,回归后政治地位基本不变;而台湾政
府最起码是个交战团体,实际有效地统治着中国的部分领土,其法律地位就因此
高于地方政府,也因此应当受到不同于地方政府或一个省的待遇;2。台湾在回归
问题上并没有明确的时刻表,因此与港澳问题不同,换言之,不具有时间的压力
;3。台独仅仅是美国利用来牵制中国的一张牌。美国对台湾既无领土野心,也不
会鼓动或联合台湾对大陆发动进攻,因此也不构成迫切的国防威胁;4。港澳回归,
英国、葡萄牙方面无法阻止,而如果对台湾采取激烈手段,则美国与国际社会的
反应无可预料;5。台湾的情况与新疆、西藏不同。台湾受到美国直接干预,而中
国政府则对新疆、西藏有绝对的控制力量;6.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台独即便有
国际背景,但本质上,绝大多数的同情台湾独立的人士,属于一种处于弱势的群
体试图逃跑的行为,因此,不能看成为“主动、自觉地协助外国霸权来威胁中国”
的卖国行为。

  综合以上的依据,本人作出如下的结论和建议:1.中国大陆要彻底解决生态、
人口、老龄化、贪污腐化、社会市场经济的规范化,建立民主法治机制,以及与
国际金融稳定接轨等问题,必须要集中精力于持续性的社会、政治、经济发展。
如果中国的发展出于任何原因受阻,一旦上述危机全面浮现,中国的前途将会像
当前的非洲一样的黯淡;同时由于资源耗竭,此后将不会有第二个挽回的机会。
因此北京政府应当明确了解,整个中国的文化、历史、人种的延续维系在当局的
一念之间;2.中国的持续发展战略应当不为台湾因素所动摇,甚至在万一陈水扁
突然死亡,吕秀莲继任总统并宣布独立的情况下也应当不为所动。我们不能把五
分之一全球人口的命运任由这么一个女人来影响、摆布、甚至断送;3.对台湾的
态度应当首先是了解,在全国范围内,台湾人是个个性最温和的族群,同时也要
相当体谅台北政府作为一个弱势政府的精神状态和情绪反应。因此,似无需要如
临大敌,处处设防,进行围堵和封锁,而是应当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友好、
主动地协助台湾解决一些长期存在的实际问题,譬如,可考虑允许台湾在世界各
地设立法律上不属外交机构的领事馆,以处理客观存在的国际商务纠纷和侨务问
题,或是允许台湾以“台湾.台北”名义在国际组织派遣不代表一个独立国家的观
察员;台湾方面,应当相应的放弃金钱外交,放弃所有的现有外交关系,以作为
交换条件;4.对于两岸长期的分裂,北京当局首先应当集中全力改善一切框架条
件以建立两岸间的有机关系,譬如,取消台湾同胞的入境签证手续、居留期限和
户口限制,甚至还可大方地向有需要的台湾同胞给予国籍和护照。除此之外,也
可模仿中西欧的统和经验,全面开放来自台湾的资金、商品、服务与劳动力。尽
管在相当长的一段期间内,这些措施可能只是单方面的行动,但长远看来,一旦
多数台湾同胞发现合作、统合、整合对大家有利,中国的前途又与自己的利益息
息相关,自然会主张统一。作为相应的回报,台湾当局自然得立即终止对大陆的
一切敌对言行,并逐步取消加诸于统和的障碍;5.最后,台湾当局应当了解国际
间的反华势力远远大于反共势力。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使得中国大陆四分五裂、军
头割据甚至互相倾轧,则覆巢之下无完卵,台湾绝对不能幸免。因此与其害人害
己,不如至少维持遵守“一个中国”原则下的安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