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一国两制"的适用性


  自从北京政府为了促进统一于八十年代初提出"一国两制"的建议後,两岸之
间围绕着这个题目已经发表了许许多多的议论。作为一个旁观者,笔者所得到的
印象是,两当局之所以无法沟通,之所以各持已见,主要的原因在于同时犯了把
主观愿望与客观现状互相混淆的毛玻鉴于此,本人以为首先应当明确的问题是,
究竟"现状"为何。随後,将在对比两岸当局的主观愿望的基础上,进一步评估"一
国两制"对香港问题与海峡两岸问题的适用性。最後,为求达到缓和紧张局势的目
的,尝试提出一个过渡时期的折衷建议。

  现状

  中国自1945年发生内战,导致分裂以来,两交战方至今没有签订任何停战协
议或和平协议,因此就法律角度看来,仍旧处于内战未决状态。依据国际习惯作
法,任何实际有效统治部分领土的交战团体,均有权要求国际社会承认其"地方上
的事实政府"(local defacto Government)的地位。"地方上的事实政府"与受中央
政府管辖的地方政府(local Government)有实质上的区别。"地方上的事实政府"
除了不受另一个交战团体,不受另一个"地方上的事实政府",或中央政府管辖之
外,它可以就国家的统一问题,作出譬如"武力统一"或"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主
张,它可以受战争法的保护,可对外进行贸易,可在第三国的同意下,派遣代表
团或联络处。在一定条件下,甚至可以设立领事馆,处理侨务、商务事宜。

  至于哪一个交战团体或哪一个"地方上的事实政府"可以获得国际社会承认为
中央政府呢?国际上的习惯作法是,承认实际有效占领大部分领土的政府为中央
政府。国际上,习惯称呼这种政府为具有"合理代表性的中央政府"(即
legitimate central Government)。有趣的是,许多受到国际承认的中央政府均
倾向于把"合理"这个词翻译成"合法",因此中央政府便成了"唯一的合法政府",
而另一个"地方上的事实政府"便成了见不得人的"非法政府"。如果这个推理能够
成立,则北京当局当然必须承认,它在未进入联合国之前,一直是个"非法政府"。

  另外,必须认识到的现状是,即便某一个政府已被国际社会承认为中央政府
或"地方上的事实政府",就因为国家仍旧处于分裂与内战状态,它们的管辖权及
主权非仅是有限的,而且是未决的,除非,交战团体一方能够凭借谈判或武力办
法制服对方。

  主观愿望

  就北京政府方面而言,既然具有视对方为"非法政府"的倾向,自然便可轻易
地作出"一国两制"的结论。根据北京政府的构想,该体制下的中国,应当是个"在
北京中央政府的代表或领导之下,允许两种社会制度并存"的状况。这种主张明显
地是在要求台北政府把目前的"地方上的事实政府"降级为一个"地方政府",换言
之,是在要求台北政府作一个实质上的,也是单方面的让步。

  至于台北政府方面,两年来再三地提出了中华民国是一个"对等的政治实体"
与"主权独立的国家"的主张。本人以为,无论在实际有效的统治领土的大小方面,
或是在国际承认方面,两岸实力对比过于悬殊,在此现状下要求"对等"地位与待
遇,似乎有些脱离现实。就"主权独立的国家"方面,根据台北政府的主张,中华
民国自1912年以来即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该状况至今不变。这个辩解,
显然是有意忽视内战早已改变了、缩小了中华民国的主权范围的事实,同时也有
意忽略内战未决、主权未定的现状。因此每当台北政府在"独立"的问题上引起北
京政府的疑虑,北京一方必然会采取某种手段,例如进行军事演习,来提示内战
未决的状况。

  从以上的说明,可以发现中国两当局同时均犯有不顾客观事实的毛玻也就因
为如此,双方各说各话,以至于局势非但不见缓和,反而关系日趋恶劣。

  "一国两制"对香港问题与海峡两岸问题的适用性

  在英国统治时代,所谓的香港政府的地位至多是个地方政府。香港回归之後,
该地方政府的地位也基本不变。至于"一国两制"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或说香
港地方政府的地位是否会下降,目前断下结论似乎尚嫌为时过早。不过,应当承
认,该方案对安定香港回归後的局势起着正面的作用。

  至于台北政府,如前所述,五十年来即是一个地位远高于地方政府的"地方上
的事实政府"。一旦降级为地方政府,除了取得北京政府的口头保障之外,可以说
是一无所获。套句时髦的术语,这种政治交易实际上是个"不等价交换"。就就难
怪台北当局无论如何不肯让步。非但如此,甚至还在民间的交往与投资活动上设
立重重障碍。因此,就提出"一国两制"的建议之後的这二十多年的客观效果看来,
该建议对海峡两岸的关系所起的作用,实际上是负面大于正面。我们完全可以想
象,如果这二十年来北京一方避免触及这个敏感问题,专心创造有利于两岸交流
的框架条件,那么,两岸之间的关系肯定会更好,台湾的投资额会更大,台湾支
持统一的人数也会更多。

  各让一步的折衷建议

  鉴于海峡两岸近年来的纠纷主要发生在"国际空间"的争夺上,本人以为两岸
当局应当努力卸除危机因素。具体的说,台北方面应当即刻中止在争取外交承认
和争取重返联合国方面的努力,以换取北京政府的让步,即允许台北政府以"地方
上的事实政府"名义,在世界各地设立领事馆,以处理商务、侨务事宜。为促成该
局面,两当局之间的正式谈判、和平谈判当然是不可或缺。

  从中共十五大的会议精神看来,北京当局明确地表达了将全力以赴稳定局势,
发展经济的决心。既然如此,本人认为,暂时把于事无补的有关"一国两制"的争
议题目撇开不谈,假以时日待物资条件、精神条件更加成熟时,"一国一制"将或
许是两地人民更加倾心的统一方案。(完)

   原载《枫华园》1999.2.1.第1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