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中美军机相撞事件
  
                               俞力工

  此次军机相撞事件,最引人注目的是当日中方外交部发言人异常迅速地对外
发表了说明与立场。就这方面而言,不得不对中国有关当局危机处理的改进刮目
相看。然而持平分析,中方的方式也的确存在若干值得商榷之处。

  就一般情况,或说在国际关系相对平和时期,一旦发生类似突发事件,当事
国政府的对外发言的重点应当置于说明情况,而不在于追究责任;而如果非得追
究责任不可,也至少应当提供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理依据。

  如仔细分析朱邦造先生的声明,不难发现他所介绍的肇事经过过于简单,所
有资料均来自另一个中方飞行员的一面之词,由是给各方关心人士留下太多的想
象空间,尤其是在美国一方毫无取证余地的情况下,自然不会轻易接受中方的指
控。

  在法理方面,中国当局也只含糊地指出事件发生在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以
及撞机后美国的侦察机“未经允许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在中国机场。至于该海
域究竟是中国领海或经济海域?外国军机是否有权在他国经济海域上空自由活动
?美国是否承认或接受此一国际惯例或规定,甚至是否有意进行挑衅,则无有任
何说明。至于军机碰撞后美机在就近机场紧急迫降是否构成侵犯他国领空或构成
他国官方抗议事由,似乎也大有商榷余地。

  诚然,数小时之内要求中方提出一个四平八稳的说法的确是个不可能的要求,
也就因为如此,当局的首次发言应当局限在介绍情况和强调将进行调查。如果第
一个照面就要求另一当事方承认错误和承担全部责任,其结果必然是相互的指控
和情绪无端的升级。言及此,笔者认为有必要指出,中国领导当局内部严重缺乏
法律专业人材,因此往往在有利的条件下,却把自己置于不善于说理的地位。

  美国方面,虽说事件发生后头几天的反应也不比中国更加高明,甚至对中方
的指控与威胁充分反映出霸权主义的嘴脸,但无可否认的是,尽管各国飞行器在
经济海域之上的国际空域享有无害通过权,同时按国际惯例军机不得对此无害通
过权加以滥用,美国政府却以“在国际海域享有自由航行权”为由,既说服了本
国人民,又蒙骗了国际舆论。至于中方,则不幸在多数场合疏于从法理的角度对
美国提出有利的反驳。因此,尽管此次事件中国处于受害者和“人赃俱获”优势,
但在说理方面却仍然有值得改进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