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韬光养晦政策
  
                               俞力工

  冷战结束以来,随着国际压力的增加,两岸关系的恶化,国内外提出“放弃
韬光养晦政策”的呼声日益增加。论者除了认为委曲求全的“鸵鸟政策”只会姑
息养奸、最后甚至坐以待毙之外,还强调当前中国的国防力量之强大绝非朝鲜战
争时代所可比拟,因此足以对任何敌对势力起吓阻、抗衡作用,至于对持不同观
点者,则多以“卖国”、“汪精卫心态”讥讽之。

  如仔细观察这些“强硬派”或称“鹰派”的思维方式,不难发现他们在许多
问题上均持有同样态度,例如,无论是南海领土主权问题、钓鱼岛问题、台独、
疆独、藏独问题、或是驻南使馆遭轰炸、军售、军机相撞等问题,均认为事态发
展已到了关系国家兴亡、退无可退的地步。毫无疑问,领土主权问题在这批人士
的主观世界里,早已被“图腾”化为至高无上的境界。只要这方面受到些许侵犯,
发动核子战争、彻底毁灭也在所不惜,更遑论持续性的发展和人种的延续。

  谈及此,笔者忆及历史上几件令人深思的事件:一是二战期间德国、奥地利
举国上下几无例外地支持纳粹政权及其穷兵黩武政策,及至战败,又一股脑地把
全部责任推诿在少数几个领导人身上。事后看来,与其让国家崩溃如此、人格沉
沦如此,又何必当初?二是法国战败后,四千万老百姓为了保全国家的建设与性
命,几无例外地支持贝当政权接受苛刻的投降条款,而战后贝当将军依“叛国罪”
宣判死刑时,全国人民却顾左右而言他,飘飘然以“胜利者”自居,毫无骨气、
尊严可言。三是南斯拉夫曾举国上下反对分离主义运动,但受到北约组织全面摧
毁之后,为了贪图西方的援助,如今竟考虑将米洛舍维奇“引渡”给国际法庭审
判。身段既然可以如此放低,又何故不早日改弦易辙?

  提出上述例子,不外是要说明无论是主战或主和、对抗或妥协均涉及国家的
前途、民族的存亡与尊严,一旦决定作出就必须承担一切后果与责任。就中国而
言,起码在中日战争期间就出现过两种主张,主战、主和两个政权同时并存的局
面,虽然战后主战方夹“胜利”之威夸大己方的功勋与作用,然而是非功过却仍
将迟早受到史学的公正审视。这方面,绝非“只有用兵才能自救、自强或取得发
展”之类的诡辩所能粉饰。

  就战争方面,理论上,“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是个极其简单的道理。同样,
“全面战争(totalwar)是场全力以赴的拼斗”也不是个太过高深的学问。在此
前提下,笔者禁不住要请教鹰派斗士们:美国当年对日宣战,是否早在主战派的
把握、预料之中?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不对中国动用核子武器,是否也在中方的神
算之中?今后一旦中、美之间兵戈相见,究竟美国是全力以赴、投掷大量核子武
器呢,还是只动用与中国相当的核子武器,是否也在鹰派战略家的运筹之中?答
案其实只有一个,中国鹰派的智慧、勇气与信心一向是建立在心存侥幸和他人的
怜悯之上。

  笔者近年来已再三为文提及中国当前正面对着人口、失业、两极化、老龄化、
资源耗竭、生态破坏、贪赃枉法、刑事犯罪、国际金融资本等等问题的严峻考验,
如果在一、二十年内不妥善对应,诸多问题一旦同时爆发,中国定将万劫不复、
永无补救的机会。置此关键时刻,倾全国之力扭转乾坤尚且不易,更遑论陷入战
争和遭受国际社会的集体制裁。

  怎么办?对比之下国家当前所受的委屈毕竟远不及抗日战争之前来自日本的
压力,因此与其甘冒战争风险、正面与西方集团对抗,不如在真正立足之前,内
外作出适当的调整。以倍受非议的自由、平等、人权、法制问题为例,国家当局
就毫无拒绝制定时刻表逐步改进的理由;军备方面也大可大幅度削减传统军备,
集中发展战略核武;对外则应采取主动行动,单方面向毗邻国家开放劳动力、商
品、服务、资金市场,以经济手段促成和平环境与区域统和局面。200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