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的政治广告与国际反应
  
                               俞力工
  
  本月13日德国《明镜》杂志电子版以“台湾执政党利用希特勒作宣传”为题,
对民进党的电视广告作了报道。该报道一方面指出台湾民众观后感到震惊;一方
面引用以色列驻台经济、文化办事处代表对民进党提出的“对人类进行羞辱,不
得以无知而开脱”批评。同一报道也提到民进党青年部主任阮昭雄的辩解,即挑
选希特勒、卡斯楚、甘奈迪与李登辉的原因在于他们敢说话,因此藉此鼓励年轻
人表达意见…。

  近30年,自从广告业步入后现代时期,频频以光怪陆离的画面引起视听,只
要能够达到煽情、刺激器官、提高品牌知名度的效果,方法、手段无不用其极。
就此意义而言,民进党透过这短短的宣传广告,既然在国际媒体上开辟了空间,
知名度毫无疑问随之大为提高。然而问题是,就在该广告出现的前一天,波兰总
统在纪念集中营中牺牲的犹太人的追悼会上,首次公开、明确地承认,在希特勒
领导下的纳粹德国杀害600万犹太人的过程中,波兰人民扮演了极不光彩的帮凶角
色。具体而言,二战期间波兰人曾与德国纳粹一道消灭、驱赶了近300万的犹太人,
因此他代表全国人民向犹太人表示深切的歉意。波兰总统的率直表现顿时赢得了
国际社会的一致赞扬。对比之下,此次民进党的知名度的提高却是依仗对历史的
误解、知识的贫困与无知的狂言,在如此宣传影响之下,年轻人一旦学会用嘴不
用脑,此后还会有何生存空间?

  谈及希特勒,此人的特点不只是敢说,而且是敢于付诸实施。例如:他认为
德意志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最纯净且负有治理世界、提高人种素质使命的“上
帝之子”,因此他基本上善待较“纯净”的中西欧日耳曼人,对他所认为的劣等
民族,如犹太人、吉普塞人、斯拉夫人则赶尽杀绝。问题是,斯拉夫人、吉普塞
人也属印欧阿利安种,而犹太人基于混血根本就不能算是人种学上的“民族”,
由此可证明希特勒的民族知识颇有问题。此外希特勒眼下的劣等民族也包括中国
人,因此即便改其包装为“新台湾人”也无法幸免。

  另外,希特勒反对政党政治,强调“跨党”、“全民”、“集体”、“社团”,
因此一上台后就禁止反对党与工会的存在。还有,希特勒的发迹归功于经济危机,
此际他巧妙地把责任推诿给对外投资的资本家,以及弱势阶层,如社会主义者、
工会、犹太人等等,因此取得政权后立即建立集中营“处理”所有的“内奸”、
“叛徒”,导致大量人口死亡,和人材、资金流失所造成的国家元气的“大放血”。

  最后,希特勒最要不得的是,把自己的命运与全国、全党等同起来,一方面
主张带领德意志人走出世界,拓宽生存空间;而当国家濒临崩溃时又认为应当牺
牲最后一兵一卒,甚至狂言德国人由于无法打败劣等民族而失去存在价值。就上
述各种特点看来,民进党情有独锺把希特勒置于首要地位,似乎也并非出于偶然。
(完)200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