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台独的“住民自决论” 

                              俞力工

  本月20日,台湾民进党全台代表大会所通过的决议文里,再次提出国号为中
华民国的台湾,“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更动,必须经由台
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

  “住民自决”不仅仅是台独分子的口头禅,甚至一向是其理论家的“尚方宝
剑”。之所以刻意回避“民族自决”,原因不外是难以切断汉族的脐带,同时推
出“台湾人已形成新民族”又显得牵强和无法亮相。

  数十年来,笔者已多次为文揭露“住民自决论”的盲点,然而目前看来,台
独分子竟然依旧把该“理论”视为圭臬,这点,充分说明其理论家的辞穷和贫困。
以下,不妨再次登载十年前发表的一篇旧稿。

                       评台独的“住民自决论”

  初次听到“住民自决论”是在1974年维也纳举行的世界台湾同乡会成立
大会上。当时某一留德学生援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萨尔区人民投票决定将该区归
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一事,以作为其理论依据。

  萨尔区位于德、法之间,绝大多数住民属德意志血统。近代史上,该地曾多
次在两国争战中易手。1919年凡尔赛条约除将该地交国际联盟托管外,还规
定十五年之后由当地人民进行表决,以决定其归属问题。根据1935年1月1
3日全民投票的结果,有90.8%的人民主张归并于德国。于是,德国国社党政
府设该地区为萨尔省。

  1945年德国战败,萨尔区再次落入法国之手。法国当局本想使该区自此
与德国脱离,因此推出了一个规定该区永久接受西欧国家共管的“萨尔地位协议”
(1954年)。时值美、英出于围堵共产集团的需要,积极争取西德加入北大
西洋公约组织,以使其成为西欧防线的前沿基地。另一方面,法国时运不济,除
债台高筑、频于破产外,所属殖民地又前赴后继争相造反。法国所处之境况极为
险峻,若非获得美国的支持便无法渡过难关。于是在此一背景下,法国不得不对
美国所施加的压力作出让步,允许萨尔区人民举行投票,以表明他们对“萨尔地
位协议”(即分裂)所持之态度。不言而喻,萨尔区人民在1955年的投票中
再次坚决地反对分裂一途。次年,萨尔地区重新归并于德国。

  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萨尔区人民的两次投票,均是一个被分裂、被异族统
治的民族对是否愿接受分裂现状所进行的表态。因此,它纯粹是一个属于民族自
决范畴的问题。绝非偶然地,欧洲人称呼这两次投票为“人民投票”(Volksabs
timmung,也可译为“民族投票”)。如把它称为“住民自决”(Selfdetermina-
tion of Inhabitants)则不是错译便是误解。果真“住民”也可成为国际法上自
决问题的一个范畴,那么,光是在各区、各巷住民的要求下,便可在台湾一地建
立起成千上万个国家。事实上,萨尔区人民的票决恰好证实他们所反对的是民族
分裂(即台独所主张的“住民自决”),赞同的是民族合并和统一。

  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来看,萨尔人民之所以能够有机会投票,完全是因为法国
当局事先已愿意接受投票所产生的任何结果。否则,萨尔地区至今仍可能处于分
裂状态。就两岸问题而言,要求北京政府同意台湾独立,就有如要求德国政府同
意萨尔地区脱离德国一样,是个既不现实、又非明智的引火烧身的举止,而许多
台独分子之所以长期坚持此观点,正好证明他们一方面缺少学术素养,同时又无
法拿捏现实政治的分寸。


原载1990年12月1日台湾《中央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