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验与两岸问题

                              俞力工
  
  大多个人、群体、国家的发展历程都非一帆风顺,无论正面、反面的生活经
验也是取之不尽,然而不论如何,援引他人经验的目的不在于为自己的行为、愿
望添加注脚,而是弥补本身不足。最坏的情况,则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刻意歪
曲他人的经验。以台湾民进党的“住民自决论”为例,就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例
子。

  台独分子认为“住民自决”有前例可援,理由是德国萨尔地区曾经进行过“
住民投票,以决定其归属问题。事实上,1955年受法国统治的萨尔地区人民(人
口90%以上为德意志人)所举行的是全民投票(Volksabstimmung,或称为民族投
票亦可),而非“住民投票”,其投票结果决定的是与德国合并,而非独立。

  另一个任意援引德国经验的例子也发生在台独人士身上,即认为东西德曾经
长期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且互相承认,因此两岸应当首先效法互相承认的经验,
而后再考虑未来的统一。众所周知,德国分裂是战败的结果,互相承认也是在美、
苏两霸摆布下的痛苦经验。分裂曾导致全德国的畸形发展,甚至直到统一了十年
后的今天,还要为长期分裂所造成的巨大落差付出沉重的代价。然而这种反面的
经验,德国人有意忘却的痛苦经验,却让台独分子奉为圭臬,这多少说明理论贫
困会导致饥不择食。

  本人以为最可取、也最令德国人民自豪的经验在于70年代初的“东进政策”。
彼时布兰德总理意识到国际核军备随时可使德国夷为平地,东西德两军对垒也不
符合国家利益,除此之外,欧洲共同体的经济合作与和平发展又给所有成员带来
实际的好处,于是便毅然顶住美国的压力,单方面运用友善沟通、经济援助、法
律保障手段对东德采取和平攻势。嗣后,甚至在东德政府为了阻挠和平统一、一
度提出东西德已形成为“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之时,西德政府也不曾给东德政
府施加威胁、压力,或给予东德政府制造“悲情”的任何机会。经过西德“东进
政策”的20年耐心运作,最后终于取得了皆大欢喜的统一结果。

  然而尽管如此,此德国经验却非有目共睹。以美国的极右派为例,便不以为
德国的统一与华沙集团的瓦解应当归功于经济竞赛与和平攻势,而是得感谢军备
竞赛把对手“挤垮”。由是,下一步自然是趁胜追击,推动“北约东扩”了。

  谈及两岸问题,本人忆及数天前亲自站在黄浦滩上四下了望的心境。当时第
一个念头就是“统一的物资障碍已不复存在”;继而想到尽管台湾60亿美元的资
金已投往上海,却没获得丝毫“领情”,因此其台独政策自是无法推卸责任;最
后则想到,既然经济竞赛的结果已如此一目了然,两地的有机联系也已牢不可破,
为何就不能再耐心等待几年以求自然的愈合?同时既然经济建设与和平竞赛已经
凑效,又是谁在试图否定这种成功经验,趁机剽劫成果?由是,值此关键时刻似
乎更有必要重温德国经验,而其真谛就在于和平与合作。2001/11/26

  本文系11月18日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德国华文报刊交流会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