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台湾的悲情

                              俞力工

  12月1日台湾立法院选举结果揭晓后评论界即对此次选举“孰赢孰败”、“台
独今后走向是否更加激烈”作出诸多揣测。笔者则认为,台湾政局不论如何发展
终究不能影响中、美之间的关系,更无法扭转外界所强加的命运;同时,既然靠
台独主张起家的民进党已实际取得岛内领导地位,今后往“统一”方向迈进反而
是个奇迹;此外,通过20年的经济竞赛,台湾已失去了最后的还价筹码。

  数百年来,台湾无论是接受荷兰、郑成功、大清、日本、中华民国的先后统
治,台湾人民即便对命运的摆布有所不满,大体说来始终只能默然接受现实政治
的结果。这种小国小民的“悲情”在国际上并非少见,以南斯拉夫为例,当第一
次世界大战结束国际社会有所需要时,便能七拼八凑组成个南斯拉夫,及至后冷
战时期来临,这个国家似乎就完成了历史任务而成为任凭宰割的对象。

  如果说,即便小国小民对国际战略大博弈的定向无法扭转,但只要充分发挥
“主观能动性”或许多少能够缓和大动荡所带来的冲击,那么,至少迄今为止,
或说自李登辉登基至今,台湾又错过了改变“悲情”命运的机会。这方面只消观
察近20年台湾转移至大陆的300亿美元的巨大投资额,以及大陆方面所作出的“台
湾更需要大陆”的结论,台独分子的“集体智慧”就让人一目了然。

  尽管笔者对台独主张一向视为无稽之谈,但如果采用微观透视,却也对台湾
的独特经历寄予无限的同情。远的不说,单单以接受皇民教育和光复后的国民党
统治而言,台湾人便得在短短的50年之内两度全盘否定、压制自己的文化、思维、
语言和一切不为统治阶层所容忍的行为举止,换言之,必须彻底否定自己的价值
观与基本人格。该情况,尤其在国民党统治初期更加严重,原因一方面是国民政
府以及接收台湾的外省人行政人员曾经有过八年抗战的痛苦经验和浓厚的仇日情
绪;一方面是因为这批“粗暴”的统治者同为中国人。如今令人感到难过的倒不
是50年前的文化冲突是个无可避免的历史必然,而是今后一旦中、美达成协议导
致台湾回归,新统治者似将会再次忽视台湾的历史特点与台湾人的独特精神状态,
而采取粗暴的手段对待“独立诉求”。俗曰孔子重仁,孟子重义,看来要想改变
台湾的“悲情”命运,唯一的出路就是北京多些仁,台北重些义。2001/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