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美国的“反恐法”与陈水扁的要胁

                              俞力工

  8月2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经国会两院通过的“2002年反恐补充拨款法”
(下称“反恐法”),由是完成立法手续。“反恐法”第14章、第2007节将台湾、
北约组织、澳大利亚、埃及、以色列、日本、约旦、阿根廷、韩国、纽西兰并列
为“盟国”,并将台湾军政人员视为“盟国人员”;同章第2008节则授权美国总
统,在台湾有关人员受到国际刑事法院拘留或扣押时,采取必要措施予以保护,
并使这些人员释放。

  近两个月来,陈水扁先生不断利用采访时机,透过欧、美媒体批评即将担任
中国领导人的胡锦涛先生,同时也不忘强调“中华民国是否改国号为台湾国,必
须经由2300万人民公投决定”。如今,8月3日,继“反恐法”成立之后,突强调
“一边一国”的“两国论”,并要求台湾人民“严肃考虑公投问题”。显然,陈
水扁的最新动态脱离不了国际背景。

  所谓“反恐法”,自然是9.11事件的直接产物,但美国酝酿多时的“2002国
防授权法案”则早在9.11事件之前,便有意将台湾并入反导弹威胁的“盟国”队
伍。

  就现实国际局势观之,强调“盟国”关系,难免让人忆及前不久布什提出的
“邪恶轴心”,因此就客观意义而言,中国在美国心目中的地位,与“轴心国”
似乎只有一箭之遥。鉴于此,9.11事件或许起了暂时推延美国敌对中国的作用。

  中国的处境固然险恶,考虑到中国的军事反击力量,似不必担心在某种情况
下,美国对中国直接采取军事行动。值得注意的倒是,美国完全可藉“大陆军事
进犯台湾”和“履行保护盟国义务”为借口,纠集其他发达国家对中国进行经济
封锁。只要中国的投资环境彻底遭到破坏,进出口贸易停滞不前,高速增长化为
泡影,则中国断无能力预先抵消人口膨胀、资源耗竭、生态破坏、失业大军所造
成的巨大冲击,换言之,只要中国失去未来15年的高速成长,今后将永无翻身的
机会。

  虽然如此,8月2日成立的“反恐法”尚不能解读为美国启动反中的机器,同
时陈水扁的一系列小动作也不能理解为“美国授意”。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早已
成为世界最大加工厂,与发达国家的关系千丝万缕,一旦美国要求其他国家放弃
在中国的利益,必然要透过大量费时的说服工作,万一无法造成声势,促成“反
中阵线”,则必然影响总统的连任目标;因此较可能的部署将是,在此任任期结
束之前靠发动对伊拉克或伊朗的战争来助其声势以达成连任目的;于连任总统、
无后顾之忧之后,再发动对中国的遏制攻势。

  至于陈水扁,现下提出“一边一国”、“公投”的动机,与当年的李登辉全
然不同。李登辉任期届满前意图修宪续任总统受到美国反对,因此出于捣蛋心理
抛出使美国措手不及的“两国论”;如今陈水扁则误以为“同盟关系”的建立,
顿使自己的力量强大到与美国的总合的地步,因此突然一改“促进三通”的低姿
态,对北京政府百般挑衅;而实际上却全然不了解,美国需要的是唯命是从的马
前卒,讨厌的是自作聪明、打乱美国战略部署的地方政客。

  就未来局势发展方面,最坏的情况当然是北京政府偏离韬光养晦政策,陷自
己于孤立、停顿甚至崩溃地步。果真如此,丧失广大内地市场的台湾的前途绝非
光明,但台独分子至少是促成了列强觊觎百年而尚未完成的目标。(20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