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侨社的政治化与伦理

                              俞力工

  “欧华联会”我不曾接触过,只知道是个成立已久、由亲国民政府侨民组织
的社团。这次在巴黎举办年会,却由于“欧华作家协会”若干成员有意借其场地
顺便召开"作协”的理事会,而第一次与其有了接触。

  当然,对一个从不关心“联会”的我,事前不可能知道,这次在民进党政府
与各地“办事处”授意之下,“联会”的主要成员及筹备人员均彻底换班,更不
会知道国民党的少壮派为此而集体杯葛年会。因此当许多国民党少壮派指责我支
持“联会”时,颇有点一头雾水、百口莫辩之感。

  欧洲的华人民间社团尽管都打着“非政治性团体”招牌,但几乎无有不受海
峡两岸的政治污染者。这方面只要观察其成员结构,和每次通过的什么“通电”、
“贺电”、“宣言”便一清二楚。积极一面当然可用“关心国是”、“心向祖国”
来解释,消极一面则是“画地为牢、不求长进”。

  就这次“联会”的筹备工作的质量而言,虽说新手经验不足难免会有闪失。
但经仔细观察,有些工作(如社会工作与内政、外交)似乎与经验无关,而是超
过能力的事,再多的机会也无补于事。

  至于联会本身,我一到会场即强烈感到“两国”气氛,因此每每趁其开会期
间,便钻进三温暖修身养性。不过从些文字介绍,多少了解台北政府目前有在侨
界开辟“第二管道”,为台北政府拓宽“国际空间”,抵制“反独促统”和支援
其“公投”政策的冲动。且不论两岸政府是否曾经考虑过“内部矛盾外销”是否
会破坏侨界的和睦相处;更严重的是,各地旅居国政府最反感的就是“移民违背
融合政策,而热衷于原居地的政治恶斗”。换言之,“国民外交”应当点到为止,
迈越一步便荒谬绝伦。

  虽说国民党少壮派集体杯葛“联会”,除了像我这样“蒙插插”(蒙在鼓里
)误上贼船的乡巴佬之外,带着观望和会会老友心情赴会的国民党老会员自然也
不少于三两个,但最多的还是一批探头探脑、试试手气、摸索商情的投机政客。
因此当大会在审议支持“公投”的宣言草案时,这帮人马不是根据当前国民党的
“反独”政策加以反对,而是在遣辞用句上助其精益求精。

  其实,国民党沦落到如今的田地,最关键因素就在于党员缺少伦理教育,因
此明知李登辉卖的是什么毒草,长久关心的却是如何赚取佣金,而最后都是到了
被迫吞下毒草的关头,才决定“倒戈反李”,其代表性人物,远至宋楚瑜、宋心
濂、王作荣,近至各地侨领几乎尽皆如此。古今中外,凡家教缺乏的孩子,步入
社会必然会受到社会无情的鞭挞;如今,我这局外人也耐不住要呐喊一声:“国
民党人,稍微尊重点人格与伦理!”。2002/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