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两岸的僵局与解冻

                              俞力工

  自从李登辉于九十年代末提出“两国论”之后,海峡两岸关系始终无法解冻,
其主要原因当然在于“一个中国”原则的争议。

  从北京政府角度观之,“一个中国”原则不仅是两岸长期和平共处的基础,
甚至于1992年两岸代表也曾明文达成如此共识。除此之外,台湾一方于1991年所
拟定的《国统纲领》也有如是规定。但是,该基本原则却不幸为李登辉所提出的
“各自为主权独立的国家”而遭到彻底破坏。

  至于台北方面,鉴于九十年代外交领域的不断受挫,加上大陆经济的长足发
展,以及“一国两制的积极推动,为避免让北京政府矮化为地方政府,由是干脆
作出“主权独立”、“一边一国”的大胆设想。

  虽然如此,若仔细观察,两岸当局为打破僵局也并非毫无作为。以北京政府
为例,直到2000年4月发表《白皮书》为止,官方还一再强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
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但是,最近却已
更改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与台湾同属于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
完整不容分割”。显然,在回避“唯一合法代表”的主张上,北京政府已经相当
地照顾台湾的对等地位。固然,“一个中国”、“一国两制”仍旧是北京政府的
底线与继续坚持的建议,但至少对两岸现状的诠释,较为符合“一个中国,两对
立政府分治”的客观事实。

  就台北政府而言,2001年10月20日,民进党为了“淡化”民进党1990年原有
的“台湾独立党纲”而召开了全台代表大会,并通过“全代会决议”。“台湾独
立党纲”本主张今后要“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如今,“全代会决
议”则认为国号为中华民国的台湾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今后任何有关独立现
状的更动,必须经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会议结束后,民
进党主席谢长廷强调,民进党此举目的在于改变过去“否定中华民国现状”的态
度为“肯定目前的独立现状”;今后若上述两文书互相抵触,则“新法优于旧法”
…。

  该决议案当然是在陈水扁主导之下通过,尽管改变了民进党的台独纲领,但
在不愿承认“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方面,依旧是传承李登辉的“两国论”老调和
背弃《国统纲领》与92年共识。因此当陈水扁政府对自己的努力与善意并没受到
北京政府肯定而感到不解和委屈时,北京政府却认为即便民进党略加改变了路线,
但政府政策却仍然“不够中国”。该情况就像是在股市指数下跌了99%的基础上,
任何提升10%的努力都是轻若鸿毛。由是,问题就僵持在“两地均系中国的组成
部分呢?”还是,“两个互不隶属的主权国家?”

  表面看来,双方主张的落差之大几乎无有和平解决的可能,但是如果冷静、
客观审视近20年的意识形态争执的成事不足,浪费大量人力、物力资源的特点,
笔者以为最好的解决方案即是本着合作发展愿望,两岸当局同组“两岸非政治化
工作组”,努力排除一切有关中国、台湾、统一、独立、一制或两制的主张与建
议。往后不论涉及国际或国内事务,只要沿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的
思路,应当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200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