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人士谈时局

                              俞力工

  最近又有人在议论保钓问题,着眼点当然不在于“经此运动后,两岸政府先
后从不知情转向提出主权主张”。钓鱼岛问题至今固然没获解决,但没有该运动,
情况更遭。

  还有人故意将时间错位,强调保钓人士“趁中美接触之际投靠中共”。实际
上保钓发生于1970年,此时既不见中美接触的影子,中共的国际形象也不甚佳。

  保钓运动之逐渐发展为统一运动,其过程与原因本人试从下文提出解释。有
人批评保钓人士“投共”实为多余,原因是保钓人士坦然自责得更烈,何需他人
代劳。据个人观察,保钓核心分子多有参加欧美68年学运和反战的背景。当时
时代青年的主流追求的是“走美苏之外的第三条道路”。因此阴错阳差都对中国
抱了诸多希望。欧美学运核心分子嗣后融合为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如绿党),
而且自“四人帮”事件发生、揭发文革种种劣迹后,也都与之疏远。

  至于保钓人士,右派自然向台北归队;左派则于76年后多数逗留海外从事
些能力所及的社会活动。海外保钓人士好像有个共识,即中国要有前途,希望在
于大陆;共党虽不高明但也没有取代力量。因此他们采取草根策略,要么向国内
基层提供服务(如办学),或尽量与大陆知识分子交流。

  六四事件再度让老保钓聚集在一起,不幸却发现多数民运分子一头栽进美、
台政府的怀抱,于是他们就知趣地回避了。时局几经更迭,如今若干民运分子应
当尝尽了台独政府的甜头与敬而远之的苦头。台北政府既然想要切断一切脐带,
既然霸道地把外省人一并归类为“新台湾人”(取消民族认同还是从日本殖民主
义那儿学会的勾当),就要看看继续与台独勾搭的民运人士还剩下多少格了。不
过,似乎还有美国可以“指望”。

  综观二战后的全球发展,无论是政府或个人,凡靠拢美国的不一定有好结局,
但作对的几无好下场。照这么看来,护着美国、让美国护着,应当是个上上策了。
情况未必如此,这要看美国是希望中国富强,还是让它停留在加工厂的境界;或
者说,将来让你们当个平起平坐的友邦首长,还是加工厂的工头。问题这就来了,
中国要是停留在加工厂阶段,一旦人口、老龄化、水土、食水、粮食、生态、资
源等问题同时激化,谁来救中国?中国不幸余地无多,乱则伤,不富则亡!

  您知道伊拉克至今为何缺电、无水吗?玄机在于过去的民用设施多为全球各
个外国企业所建。承建方多有图纸、配件和专人。只要受到委托,立即能够恢复
营运。可是美国占领当局重砌炉灶,等到接受项目的新关系企业一切准备就绪,
伊拉克人民就不知要渡过多少漫漫长夜了。南斯拉夫、阿富汗同样遭到“炸回50
年”的修理,十年内恢复原状更是天方夜谭。科索沃的塞尔维亚人赶尽杀绝后,
取代的是有纳粹历史有贩毒记录的科索沃解放军;阿富汗塔利班瓦解后,美国送
去的是石油肩客卡萨伊;伊拉克则是美国中意的通缉犯卡拉比。中国垮了,猜猜
美国指派谁?

  中国既然革命无门、外人不得指望,除了避着美国、赶紧革新之外还有什么
选择?2003/5/27----------------------------
---------------

  从保钓运动谈到和平统一运动

  (2000年8月19-22日在维也纳市召开的第八届欧华联会上的演讲)

  俞力工

  许久以来,许多人认为台湾曾经受过50年的殖民教育,因此台独情绪根深蒂
固。本人以为,台独形成势力,还是1968年之后的现象,因此愿藉此机会作一说
明。

  1970年左右,当海外知识分子发现美国竟然要把钓鱼岛这块属于中国的领土
随着琉球群岛交给日本时,纷纷提出严正抗议,由是形成台湾岛内外声势浩大的
保钓运动。钓鱼岛的归属问题,简单地说,来自于美国战后对琉球群岛的托管。
由于此时中国政府忙于内战,对美国军事当局把钓鱼岛一并划入琉球群岛托管范
围内的行动毫无察觉。直到1970年,当美国政府宣布即将把琉球群岛与钓鱼岛一
并“交还”日本之后,钓鱼岛问题才受到国人的注意。经过海外保钓人士的奔走、
呼吁,北京、台北两政府先后正式宣布中国对钓鱼岛拥有领土主权;嗣后美国方
面也更改原来一味支持日本的态度,宣布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将由日本与中国谈判
解决。

  保钓运动虽然没有解决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但至少起了督促中国两政府的作
用,同时也透过政府的表态对美国的政策产生了影响。

  当时,随着知识分子的深入探讨,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地由钓鱼岛问题转移到
1968年之后美国国会再三提出的“台湾地位未定论”问题。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台湾即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规定归还
中国。所谓“台湾的归属问题”最早发生在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之前的1949年1月
18日。此时,杜鲁门总统生怕中国共产党攻占大部分大陆领土之后继续占领台湾,
于是决定在台湾悄悄地扶植一个地方政府以便脱离中国,但由于陈诚与孙立人不
肯背叛蒋介石,随后蒋介石又有效地转移和统治台湾,杜鲁门便不得不于1950年
1月5日在《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中宣告“美国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

  杜鲁门作此宣布之后不久,同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为了给第七舰
队进驻台湾海峡找法律依据,同时又为了避免“干预中国内政”的指责,便于6月
27日发表声明,说是“台湾将来的地位,必须等到太平洋地区的安全恢复,对日
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的考虑之后再决定。”也就出于这种战略需要,1951年
9月,美英等13个国家与日本签订了《旧金山和约》,其中,只规定了日本放弃台
湾及澎湖列岛,但却刻意回避对台、澎的归属作出任何规定。1952年初,美国又
逼迫蒋介石与日本签订了内容相似的《中日和约》。美国之如此行事,主要是为
了把台湾的归属问题暂时地冻结起来。至于国民政府,主要是考虑到争取国际承
认而对美国、日本作出让步。

  由于《旧金山和约》召集期间故意不让作为当事人的中国两政府参与,同时
又明显

  地出卖了战争期间受害最烈的中国的利益,因此除北京政府表示抗议外,若
干大国如苏联、印度以及若干东欧集团国家均拒绝承认这个条约。

  尽管这时美国在法律上埋下了伏笔,由于中华民国政府一直有效地统治台湾,
美国政府在很长的一段期间内,并没有在“台湾地位未定”方面作任何文章。

  1968年,当文化大革命在国内造成严重混乱之后,美国国会若干议员突然又
把“台湾地位未定论”抬出来,意图使中国更加削弱。这时,海内外的知识分子
了解到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而感到怒不可遏,于是很快地意识到中国只有结束分
裂,加强国力的情况下才能最终解决钓鱼岛问题,因此便自然而然地把保卫钓鱼
岛运动引导向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运动。这就是30年前在欧洲成立了“欧洲中国和
平统一促进会”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自1968年美国若干国会议员积极兜售“台湾地位未定论”之
后,台独运动方才形成气候。台独分子一向主张“《旧金山和约》是个比《开罗
宣言》、《波茨坦公告》更加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文书”。他们的盲点显然在于:
不愿意看到台湾割让给日本是当年中国战败后所造成的结果;不愿意看到当时台
湾老百姓的悲愤以及对日本统治

  当局群起反抗的事实;不愿承认日本战败后物归原主的原则;不愿看到台湾
老百姓对1945年的光复持着欢迎的态度;不愿意看到《开罗宣言》是个为国际社
会普遍接受的协定,而《旧金山和约》从一开头就引起很大的争议和抵制;不愿
意承认他们是在帮着外国霸权危害中国的领土主权;当然也更不愿看到美国于19
72年出于“联中抗苏”的需要,在《上海公报》中正式宣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
分领土”的事实;以及,1972年2月22日尼克松总统在周恩来面前所作出的保证,
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只要我控制我们的官僚系统,就不会
再有类似的台湾地位未定的声明”。

  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领土,地位早已确立,只要中国的大国地位不沦落
到小国的地步,短期内即便不统一,也不至于演变到台湾独立的结局。接下要谈
的是:怎么统一?

  首先,从上述历史演变清晰地可以看到,在过去的150年内,台湾始终是被动
地接受国际战略这个大棋盘的摆布。从1949年分裂到今天,始终是美国手中的一
张牌。每当中国动荡不安,如1968年、1989年,台独势力就受到美国的积极鼓励,
而一旦局势稳定,美国便与台独保持一定距离。有鉴于此,台湾今后的前途仍然
相当程度地受美国左右,因此,严格说来,统一的障碍实际是美国的反华政策,
如何取得美国的让步毫无疑问是最最关键的问题。

  至于中国一方,谋求统一不外采取两种办法,一是通过武力手段;一是和平
统一。以海峡两岸实力对比的悬殊情况作一判断,本人相信无论采取任何一种手
段,虽然后果不同,但却都可达到统一目的。就武力统一方面,该手段明显与我
和平统一的主旨有所相悖,因此不作任何探讨。至于和平方面,在下认为问题的
症结与理论和道德观念没有太大的关系,因此北京政府似无需要作出太多的感情
召唤和理论论证。当前的困结在于两当局在政治层面耗费太多的精力进行争辩和
斗争,而忽略利用时机尽一切所能把长期隔阂所中断的各个领域重新建立有机关
系。这里,不妨打个比方,若想把断肢重新缝合,任何宣传、号召和说理均是无
效劳动;相反地,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框架条件迅速建立,然后一针一针地仔细
地把神经、血管、肌肉、皮肤缝合。简而言之,统一不是统战,和平不是手段而
是目的,当前促进统一需要的是高瞻远瞩的大智慧、大气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