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海外民运

                              俞力工

  当民运分子在巴黎举行民阵成立大会时,笔者有幸接受邀请,而成为创始会
员之一。记得当时手上持的还是中华民国护照,申请法国签证就需要等上个把月,
因此临时借了本护照就上路了。这点小冒险虽然不能与他们的逃难比拟,但多少
反映出在下对军事镇压的抗议,以及对民运分子的一番同情与支持。

  到了会场之后,笔者首先对阔绰的排场不以为然,尽管可以理解在当时的情
况下,各方捐款肯定源源而来,但是根据本人在海外参加社会运动的经验与习惯,
深深知道细水长流的可贵。不过,笔者还是尝试替他们作最好的解释,即“刚出
国,对外头情况不了解”。

  嗣后,经过一番观察,发现受邀者之中的台湾情报人员至少可编一个排(在
欧洲的基本都认识或有耳闻),继而更感震惊的是,来自大陆的与会者里,“显
然”也有整整一个排的特工。之所以如此认为,主要是看到与会者之间勾心斗角、
互相攻讦,似乎只有共党特务才有此手段和目的。如今,15年过去了,说实话还
真搞不清楚究竟是否特务在从中作祟。

  当时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看不惯他们对台湾官员的巴结。由是当候选人进
行答辩时,本人提出这么个问题:“一旦台北政府开始与北京政府有所接触,台
北还会支持民运吗?届时如何自处?”没想到问题一经提出,全场哗然,似乎本
人干了件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当然大会主席也就不让候选人作答了。其实,当
时的台湾民主化不见眉目;李登辉的台独意识也没丝毫流露,按照蒋经国最后几
年的布局继续下去,两岸妥协是迟早的事,因此有此一问。

  除此之外,看到许多头面人物的“明星”作风与自以为是,禁不住地于散会
后在美国发表了一篇“与会观感”(内容同上)。大概因为如此,从此之后我这
最合法的“创始会员”再也得不到任何民主音讯了。

  15年来,国内外局面几经更迭,台北政府一方渐行渐远,民运人士有品有格
者也多各奔前程,少数残余要不是还领着越来越少的银子,唱着反中、反华的戏
;便是与台独分子纠集在一块,在各个网上发泄、肆虐,同时还梦想着有朝一日
像卡拉比那样搭着美国佬的战车大摇大摆开进北京城。令人纳闷的是,这帮子人
的笔名加起来似乎声势浩大,点起实际人数来,我想顶多就一个排。200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