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台湾的“公民投票”

                              俞力工

  台湾2004年总统大选在即,民进党为求煽情效果,便把2001年底通过的“全
代会决议”的主要内容,即“今后任何有关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现状的更动,必须
经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作出决定”拿出来大肆炒作。

  所谓“公民投票”,一般民主国家多作为“直接立法”机制在宪法中有所规
定,其目的在于矫正议会代议制的不足,防止两院制的互相牵制,由是通过“公
投”来伸张公意。台湾宪法无有“公投”规定,作为现行宪法的补充本是无可厚
非,但由于民进党提出的的“公投”议案涉及“核四厂”、“加入世界卫生组织”
及最终的“独立”问题,其动机之不良便极其明显。

  首先,“是否应当撤消建立第四个核子电站的决定”就是个怪诞的议题。应
当提出的议题是“台湾是否需要核子发电?”如果结论是否定的,则“公投”议
案应当是“是否撤消台湾迄今所建的所有核电厂”,而非单单核四厂。就核子发
电与火力发电孰优、孰劣方面,严格说来是个相当专业的问题,其内容绝非台湾
一般选民所能掌握与判断,尤其是在“黑金势力”的影响之下,民众甚至无法进
行客观、审慎的探讨,因此拿出此类问题发动公民投票,与其说是伸张公意,不
如说是兴风作浪和浪费资源。

  就“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方面,需要提示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开启大门、
发出让台湾加入的邀请,因此台湾并不能像东欧国家人民那样,对是否加入欧洲
联盟而进行公民投票;更不能通过国内的立法来改变国际组织的政策与立场。固
然,国际上若干政治实体,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也经常以观察员身份参加国际组
织的活动,但问题是,巴解组织申请参加前必须取得许多当事方的同意。台湾的
最大阻力来自北京政府,如果想绕过北京加入国际组织其结果必然是吃闭门羹。
台北当局近年来虽再三遭拒却仍然乐此不疲,目的显然不在于加入这个或那个国
际组织,而是借“求入被拒”在民间掀起反中的情绪。

  另外需要补充的是,“政治实体”有别于不具任何国际法律地位的“犯罪团
体”。台湾提

  出“政治实体”的国际法依据在于国共内战未决,中华民国是个国际社会承
认的交战团体。如今台北当局既打着“政治实体”招牌,又想坚持中华民国是个
与中国大陆无关的“主权独立国家”,则反映出其政治手腕的拙劣与法律知识的
贫乏。

  最后,需要讨论的是民进党政府拿“公投”鼓噪的最终的“公投独立”目的。
台湾向来喜欢强调“互动关系”、“良性互动”,然而在“公投”问题上却忽略
北京政府也随时可发动“公投”武力攻台。除此之外,一个国家,以至于一个政
府是否受到国际承认,其条件在于是否具有独立性与生存力。“九二共识”、“
一个中国原则”既是中、美双方数十年的平衡点,台湾当局就最好珍惜得来之不
易,如果闹到美国厌烦、撒手不管,则台湾的“主权独立”恐怕连三小时都难维
持。2003/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