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会怎么回应中国的“政策文件”

                              俞力工

  10月13日,中国外交部公布《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文件》除肯定欧盟的
作用并回顾中国与欧盟的外交发展外,还就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军事等方
面,表述中国政府的立

  场以及对今后双方合作的愿望。中国政府首次制订对欧盟政策文件,不仅是
对存在多年的“欧盟对中国政策”的回应,也说明中国涉外人员对欧外交方面,
从此有个整体的规划与指南。

  就一般情况,所谓“政策文件”,主要是协调内部行动的方针,而这份文件,
却不时直接对欧盟提出要求。以第三部分为例,便一连串列出“恪守一个中国原
则”,“不允许台湾政要以任何借口赴欧盟及成员国活动,不与台当局进行任何
具有官方性质的接触与往来”,“不支持台加入只有主权国家参加的国际组织”,
“不售台武器…”,“不与所谓‘西藏流亡政府’接触,不为达赖集团的分裂活
动提供便利”。最后,还提及“欧盟应早日解除对华军售禁令”。

  不难想像,欧盟当局接触到这份文件,必然产生以下反应:一.中方把“是否
能够维护领土完整”的内部问题推到外交领域上,该做法既不寻常,也未必合理
;二.台北政府既非犯罪组织,又非非法政府,其地位类似巴勒斯坦政府,理当在
国际上视为一个“政治实体”,并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如果完全不考虑到该“
局部政府”的实际文化、侨务、商务需要,处处刁难封锁,则北京政府的对台思
维与政策实际上并非往“和平统一”迈进,而是停留在统战、围剿、内战阶段;
至于“与西藏流亡政府”接触,欧洲联盟成员之所以邀请达赖喇嘛赴欧,主要是
考虑到他兼具宗教领袖身份,北京政府总不能不考虑到宗教文化交流也属于欧盟
政策的一个重要环节吧?军售问题方面,至今理论上海峡两岸仍处于内战未决状
态。依据国际惯例,第三国为避免干涉内政嫌疑,应当维持中立,换言之,应当
不向任何交战团体提供武器!

  不过,所谓的“军售禁令”,最早还得追溯到1949年11月成立的“对共产主
义国家统筹委员会”(又称“巴黎筹委会”),其目的在于禁止向敌对国家提供
战略物资。1994年3月,共产集团瓦解后不久,该组织也宣告解散,但某些规定依
然为欧洲联盟沿用,而中国之共产主义也早已有名无实,因此即便中国不提出要
求,某些欧洲国家(例如法国)单单出于生意考虑,也会摆脱那些过时条例的束
缚。

  如果要追求统合、统一,当今似乎最具参考价值的就是德国经验、欧洲经验。
他们统一、扩大的特点与世贸组织的不同之处在于,世贸组织对落下“全球化快
车”的群体置之不理,而欧盟会设法让他们搭上车。与中国的统一运动不同的是,
两岸政客斤斤计较,而欧洲人愿意拿出政治家不拘小节的风范。2003/10/13


  (二)恪守一个中国原则

  ——不售台武器和可用于军事目的的设备、物资及技术。

  (三)鼓励港、澳与欧盟合作

  中国中央政府支持和鼓励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按照“一国两制”
方针和基本法的规定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发展与欧盟的友好合作关系。

  (四)推动欧盟了解西藏

  中国鼓励欧方各界人士到西藏访问;欢迎欧盟及其成员国在尊重中国法律、
法规的前提下为西藏经济、文教和社会发展提供支持,开展合作;要求欧方不与
所谓“西藏流亡政府”接触,不为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提供便利。

  (五)继续开展人权对话

  中欧在人权问题上有共识,但也存在分歧。中方赞赏欧盟坚持对话、不搞对
抗的立场,愿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同欧盟继续开展人权对话、交流与合作,
互通信息,增进了解,深化包括经社文权利、弱势群体权利保障在内的合作。

  (六)加强国际合作

  ——就重大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加强磋商与协调。

  ——加强中欧在联合国合作,共同维护联合国权威;推动联合国在保障世界
和平,促进经济与社会发展,特别是在帮助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改善全球环境、
禁毒等领域发挥主导作用,并支持联合国改革。

  ——推动亚欧合作进程。中欧共同努力,使亚欧会议成为洲际平等合作的典
范、东西方文明交流的渠道和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推动力量。

  ——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中欧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都反对一切形式的恐
怖主义,也反对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国家、民族或宗教挂钩,中欧应在反恐方面保
持密切接触与合作。

  ——共同维护国际军控、裁军与防扩散体系,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加强磋商
与协调;在防扩散出口控制领域和防止外空武器化及外空军备竞赛等方面加强交
流与合作;共同为解决杀伤人员地雷、战争遗留爆炸物等问题做出贡献;加强在
履行国际军控条约方面的合作。

  (七)增进中欧立法机构间的相互了解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欧盟成员国议会及欧洲议会的关系是中欧关系的重
要组成部分。中国政府欢迎并支持双方立法机构在相互尊重、加深了解、求同存
异、发展合作的基础上加强交流与对话。

  (八)增加中欧政党往来

  中国政府愿意看到欧盟各主要政党、议会党团及区域性政党组织在独立自主、
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原则基础上同中国共产党增加交往与
合作。

  二、经济方面

  (一)经贸合作

  中国致力于发展中欧富有活力和长期稳定的经贸合作关系,并期待欧盟成为
中国最大贸易与投资伙伴:

  ——发挥经贸混委会机制作用,加强经贸监管政策对话;适时考虑更新《中
欧贸易与经济合作协定》;运用WTO规则,妥善解决不合理限制及技术性壁垒,放
宽高技术出口限制,发挥技贸合作的巨大潜力;尽早给予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
位”,减少并消除对华反倾销及有关歧视性政策和做法,慎用“特保措施”;合
理补偿因欧盟扩大对中方经贸利益的减损。

  ——加强中欧在世界贸易组织新一轮谈判中的协调与合作,共同推动谈判获
得成功。

  ——加强投资对话,推动建立双边投资促进机构,积极引导双方企业相互投
资,扩大中小企业合作;开展加工贸易、承包工程和各种劳务合作,鼓励跨国经
营和国际化生产。

  ——欢迎欧盟增加对华发展援助,特别是在环保、扶贫、卫生保健、教育等
领域的援助。同时也欢迎在加强人力资源培训、尤其是对中国中西部的人员培训、
中国参与多边贸易体制的能力建设等方面发挥作用。

  ——加强在质量监督检验检疫领域的合作,建立磋商机制,在维护安全、卫
生、健康、环保的原则下,及时解决影响双方产品市场准入的问题。

  ——加强海关合作,适时签署中欧海关协定。

  (二)金融合作

  建立健全中欧金融高层对话机制,扩大中欧央行间的政策交流,深化在防范
金融危机、反恐融资和反洗钱方面的合作。中方欢迎欧盟成员国银行拓展对华业
务,希望妥善解决中国金融机构在欧盟的市场准入问题。

  中方将依照保险法规及入世承诺,积极审核欧盟成员国保险机构来华营业申
请,完善监管法规体系。

  加强证券立法、市场监管、投资运作合作,鼓励更多的欧盟成员国证券经营
机构、基金管理机构以及其他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也鼓励中国证券经营机
构在条件成熟时进入欧盟证券市场,同时积极支持中国企业进入欧盟证券市场融
资。

  (三)农业合作

  加强中欧在农业生产、农产品加工技术、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交流,发挥农
业工作组会议机制的作用,推动双方农业科研机构、院校和企业间的合作。鼓励
欧盟企业积极参与

  中国中西部农业开发,向农业高新技术、农产品深加工、农业基础设施建设
等领域投资。

  (四)环保合作

  加强中欧在环保领域的沟通与合作,启动中欧环境部长对话机制,制定环境
保护合作框架文件,探讨建立环境合作信息网络,加强双方在环境立法与管理、
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安全管理以及贸易与环境等问题上的合作,并
共同推动落实约翰内斯堡可持续发展世界首脑会议后续行动。鼓励民间环保组织
的交流;鼓励欧方企业通过平等竞争更多进入中国环保市场。

  (五)信息技术合作

  欢迎欧盟参与中国信息化建设。加强中欧信息社会对话工作组机制,开展信
息社会战略、政策法规的交流与对话,积极促进信息产品贸易和产业技术合作,
鼓励扩大知识产权、技术标准的交流。促进在“数字奥运”领域的合作。

  (六)能源合作

  扩大中欧在能源结构、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效和节能等领域的合
作,促进能源发展政策交流,办好中欧能源合作大会,加强能源工作组机制,推
动能源技术培训和示范项目合作,促进技术的推广和转移。

  (七)交通合作

  在《中欧海运协定》框架下建立中欧定期会晤机制,开展在海运及海事领域
的合作,加强在国际海事组织(IMO)等国际组织中的协调配合;深化和扩大双方在
内河航运政策、航运安全和船舶标准化等方面的交流,继续拓展在公路领域的技
术、管理合作与交流,加强公路运输立法的对话与交流。

  深化中欧在民用航空领域的交流,加强企业间生产、技术、管理和培训合作。

  三、教、科、文、卫等方面

  (一)科技合作

  在互利互惠、成果共享、保护知识产权的原则基础上,推动中欧科技合作:
加强双方共性技术和重大技术装备的联合开发与合作,鼓励中国机构参加欧盟科
技框架计划;在平等互利和权利与义务平衡的前提下参加“伽利略”计划,加强
在国际大科学领域的合作;充分发挥中欧科技合作指导委员会的作用,办好中欧
科技与创新政策论坛;鼓励双方科技中介机构的合作和科技人力资源的流动和培
训,支持中欧企业参与科技合作。

  (二)文化交流

  中国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巩固和深化与欧盟成员国在文化领域的交流与合
作,逐步形成中国与欧盟、欧盟成员国及其地方政府,以及民间、商业等多层次、
全方位的文化交流框架,为中欧人民相互了解对方优秀文化提供便利。

  中国将逐步在欧盟成员国首都及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建立中国文化中心,也欢
迎欧方根据对等、互利原则,在北京设文化中心;鼓励中欧共同举办高水平的文
化交流活动,开拓文化产业合作的新模式;探讨建立中欧文化合作磋商机制和共
同举办“中欧文化论坛”。

  (三)教育合作

  加强和扩大各层次的交流,适时建立中欧教育合作磋商机制,强化在学历学
位互认、留学生交流、语言教学、互换奖学金生、教师培训等方面的合作,办好
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培养更多高层次人才。相互鼓励和支持语言教学。

  (四)卫生医疗合作

  加强在卫生领域的合作,特别是就非典型肺炎(SARS)、艾滋病等重大疾病相
互借鉴预防与控制经验;积极开展临床诊断和治疗、流行病调查、分析和监测、
实验室检测、医药和疫苗科研开发,以及卫生人员培训等方面的交流;探索建立
发生突发性公共卫生应急事件相互通报信息、提供技术支持的机制。

  (五)新闻交流

  促进中欧新闻界的交流与合作,鼓励双方传媒加强相互了解,全面、客观报
道对方情况。加强中欧间政府相关部门的联系和沟通,交流政府新闻发布工作及
处理好政府同传媒关系的做法和经验。

  (六)人员往来

  鼓励中欧人员往来和民间团体交往,愿本着平等和互惠互利的原则,就开放
欧盟国家为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国事宜尽早达成协议。

  加强和扩大中欧领事合作,通过协商尽早解决中国公民赴欧申请入境签证难
及入境受阻等问题,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保障中欧人员的正常往来。

  反对非法移民和偷渡活动,严格执法,打击违法犯罪。中欧双方应加强协商
与配合,妥善处理由此引发的遣返等问题。

  四、社会、司法、行政方面

  (一)劳动和社会保障合作

  加强中欧在移民就业与移民工人劳动权益领域的合作,扩大在国际劳工事务
中的协调。商签中欧双边社会保险协定,落实中欧社会保障合作项目,扩大在各
类社会保险方面的交流。

  (二)司法交流

  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继续进行中欧法律与司法合作项目并拓展相关
合作领域,扩大在司法改革等重点领域的交流,探讨在打击跨国犯罪等方面的司
法合作。加强中欧法律监督领域的经验交流,研究建立中欧高级司法官员年度会
议制度。

  (三)警务合作

  建立并加强与欧盟机构、欧洲警察组织(EUROPOL)的交流,拓展与欧盟成员国
执法部门的实质性合作,在双方法律框架下加强协查办案和情报交流。共同支持
并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等行动。

  (四)行政合作

  在转变政府职能、深化人事制度改革方面交流经验,探讨建立中欧人事行政
合作机制,就公务员制度建设和人才资源开发开展交流。

  五、军事方面

  保持中欧高层军事交往,逐步完善和发展战略安全磋商机制,扩大军队专业
团组交流,增加军官培训和防务研讨交流。

  欧盟应早日解除对华军售禁令,为拓宽中欧军工军技合作扫清障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