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独立”的迷思与泛蓝军的懦弱



                              俞力工

  自李登辉1999年7月宣布两岸关系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后,“中华民国是
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便成为台湾各党派的口头禅。他们有意无意忽略的是,在
此之前,台湾一方还坚称要以“三民主义、自由民主统一中国”。忽然间,似乎
只需要凭李登辉个人的一句话,就可将“一个国家之内两个对立政府的内战未决
状态”,改变为“两个互不相干的独立国家”。果真如此,独立的条件也就太简
易了,又何必大费周章,去举行什么公民投票?从另一个角度看,果真中华民国
是一个与中国大陆不相干的“主权独立国家”,按国际惯常做法,随时可更改国
号为“台湾共和国”或“福摩莎国”,外国则毫无置喙、干涉的权利。如此简便,
似乎更不需要比照“公投法”的规定“在受到安全威胁的情况下”可举行不限议
题(独立、改国号、变更领土…均可)的公民投票。

  显而易见,“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与“台湾共和国”之间只有
一纸之隔。国、亲两党跟着李登辉提出的议题摇旗呐喊,显示出其无比的糊涂与
投机。该党团27日固然在立法院会议中否决了台独分子更加明目张胆的提案内容,
但最后经通过的国、亲党的案文至少是给将来的“公投独立”留下一个法理依据。

  接着必须追究的是,泛蓝派为何如此糊涂?一个最简单的回答就是,他们“
被动地接受台独分子提出的议题”,并设法“以主动行动(指提出自己的公投案
文)争取更多的选票”。然而细加观察,国、亲两党其实还有一个下意识的理由,
即希望采取“德国模式”的办法,先取得“主权独立国家”的地位、与北京政府
互相承认,然后再商议未来的统一或不统一。

  持平而论,“德国模式”未必不是解决数十年来“内战未决状态”的选择之
一,但条件是,台湾一方必须正视对方的存在,必须设法营造和平气氛并与对方
耐心交涉。如回避正规途径,试图借外来压力或单方面行动促成独立局面,结果
只能是迫使对方采取强烈对应手段。正因为国、亲党的懦弱,更因为他们把仿效
“德国模式”的主观愿望当成客观事实,结果便让更多的台湾老百姓对国家认同
问题产生错觉,同时又使自己蜕变为台独分子的尾巴。对于如此不堪的政党,如
果还能够得到任何选民的支持,则多半是含着泪水所投出的无奈的一票。2003/1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