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皮条约与红毛城的故事



                              俞力工

  本年3、4月之交,笔者有幸参观台北故宫主办的“福尔摩萨展览”。此为杜
正胜院长新官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展览品除文字资料外,还刻意从荷兰引进
当时代的船只模型和生活杂物。展出文物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一张解说图便
声称十六世纪末欧洲人初抵台湾时“台湾尚无中国移民”,还吹捧欧洲人的到来
是“使得台湾与国际社会接轨”。由是,如此“一把火”,便抹杀了三国时代以
来大陆与台湾之间的所有密切关系,同时又否定了十七世纪之初单单在台南大员
地区(现安平区)一地就有上千名中国移民的事实(台南佳里镇也超过千名汉人,
每年往返渔民甚至高达万人以上),因此刻意给人留下一种西洋人“促进交流”,
“中国人为不速之客”的印象。实际上据历史记载,荷兰人于1604年登陆台湾之
后便展开血腥镇压,以至于1652年还发生7、8千汉人在台南赤嵌集体反抗荷人,
导致4千汉人遭屠杀一事。最为荒谬的是,这些受荷兰人宰割的“不速之客”正是
所有台独分子的祖先,没有他们的“接轨”就根本不会有今天的“台湾文化”。

  就因为“荷兰关系”为该次展览的重头戏,笔者当时便好奇地追踪荷兰人的
“接轨”究竟给台湾留下什么具体“荷兰影响”和“多元文化”?”然遍寻之下,
展出文物里仅发现郑成功大败荷军后,双方于1662年签订的“荷方降约十八条”,
与有关台北淡水红毛城的图片记录。且不说该“降约”可能是十六世纪以来中国
人对西人的唯一战胜条约;就红毛城而言,自从荷兰人于台北淡水驱除西班牙人
之后,接管此炮台要塞不过只有十多年的功夫;而如今的房屋建筑,还是1868年
英国人为贩卖鸦片目的在此搭盖的英式建筑物,因此完全谈不上留有任何荷兰文
化遗产。

  谈及红毛城,倒是还有一段颇为令人喷饭的历史:自郑成功驱逐荷兰人之后,
清廷便以郑之党羽均为“中国人”为由,拒绝郑经(郑成功之子)所提出的“两
国论”要求,后几经交涉未果,1683年清廷便趁郑党羽内讧之机,派大兵打败郑
之海师从而统一台湾。红毛城,打从此刻起,便成为统一后的中国的部分领土。

  十九世纪清廷一败再败,1867年迫于无奈,与英国用块狗皮签订了“红毛城
永久租约”。英国人由是在原炮台基础上,加盖了城堡,以作为土产、鸦片的集
散管理用途。当前台独分子的各式“理论”里,广为流传的“新加坡论”即指“
台湾人就向新加坡华人一样,在一片不属中国的土地上建立新国家”。然而就“
狗皮条约”观之,英国人似乎早在1867年便认识到台湾为中国领土,否则还真是
“多此一皮”。

  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红毛城转而成为日本领土,
但是,日本当局依照国际惯例继续让英国将红毛城作为领事馆使用,并于1912年
与英国签订“领事馆址永久租借契约”。值得顺便一提的是,日军登陆淡水时,
曾遭到当地居民的顽强抵抗,使得日军战死300多人。为示惩戒,日军随后屠杀了
5000名左右的中国人。1943年,英国成为中国盟友后,宣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
约与租界”。1945年日本战败,台湾物归原主由中华民国政府收回。此时,红毛
城一度开放给民众参观。

  离奇的是,一年后英国人阴魂不散,竟无视3年前作出的“放弃不平等条约与
租界”的承诺,宣称“拥有永久租借权”把红毛城收回并使该领事馆复馆,而国
民政府方面竟不采取任何行动。更不可思议的是,1950年英国与中华民国断交后,
英方立即查封中华民国驻英伦大使馆,而国民政府却继续让此“英国驻台北淡水
领事馆”照常活动。尔后,迟至1972年北京政府恢复联合国席位并与英国建立全
面外交关系之后,英国方面才作出“撤馆”决定,并先后委托澳大利亚、美国驻
台外交机构“代管”红毛城。1974年若干台北县县议员正式在议会提出“收回红
毛城案”,其后再经多年的考虑、交涉,红毛城终于1980年回归中国人的怀抱。

  红毛城的崎岖经历,不过是台湾的缩影一个,若不是七十年代初国际大气候
的改变,英国人至今还赖着不走。不过,当中国人认为红毛城的回归是伸张领土
主权的当然权利之时,或许还会有许多“怀旧”人士认为“红毛子”一走,台湾
就又少了一条“国际接轨”,由是使台湾文化更加“单元”和苍白。2003/12/5

  后记:此文引用了台湾戚嘉林先生的《台湾新历史》与李双泽先生《谁能“
代管”红毛城》二文中的若干资料,并在此对两位学人的钻研精神表示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