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还是投共?



                              俞力工

  七十年代初,随着美、苏核子武器的堆砌,西德军方深深感到,现代核子战
争不止是“一触即发”,而且是“一发即触”。因此,为求万全,唯有借助北约
组织的力量对华沙集团起吓阻作用。然而,一旦吓阻失效、和平破裂,就必须尽
一切所能,免使本国沦为战场。换言之,德国军方的首要职责在于阻挠战争,而
非参与战争。基于这种现实考虑,德国曾再三阻止北约组织在德国境内部署以消
灭有生力量为目的的战术核武器(中子弹),又想方设法让美国驻军维持一定规
模,以作为约束北约战略部署的“人质”。除此之外,还采取“东进政策”,设
法与华沙集团建立互信、防止冲突,最终则争取到东德人民的支持和国家的和平
统一。由是,从纳粹时代的穷兵黩武、一败涂地,到战后的经济奇迹、和平统一,
充分反映出该民族的进步与智慧。

  50多年来,台湾之处境与德国极为相似,即若非靠外力保护便无以生存,因
此政策考虑既要配合美国的亚太地区军事部署,又得设法避免美、中之间发生任
何冲突,除此之外还应当想尽一切办法化解海峡两岸间的敌对态度。然而综观近
年来台北政府的种种表现,其政策取向却是与德国经验背道而驰。且不论民进党
政府的“修宪”方案是否会打乱原有的“维持现状”秩序;是否会给北京政府增
加压力而导致强烈的反弹;同时也暂且不考虑大陆一方的军事攻击是否会引起美
国对台湾的声援,最令人喷饭的是,台湾最近通过的“防卫性公投案”竟然会认
为“一旦台湾受到军事威胁,便可以通过公民投票宣布独立而获得化解”。这点,
起码就德国的观点分析,结论应当是“一旦两岸关系激化到北京政府大动干戈的
程度,台湾最万全的自救办法不是公投,而是投共。”200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