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李登辉先生的“新台湾人主义”

 
  此次台湾三合一选举前夕,李登辉突然提出“新台湾人主义”一说,并认为
该概念系指“不同背景的台湾人,作为身份认同的一种共识”。它的提出,“是
基于族群的融合,社会的建设和国家的发展,进一步而言,是为了后代子孙的远
景”。李登辉又指出,“台湾人都希望台湾政局安定,民主政治能逐步发展,不
再挑起省籍或是族群的问题”。许多人认为李登辉提出此“新论”的目的在于向
台湾本省人提示,马英九虽属不同“族群”但也是“新台湾人”,因此应该投马
一票。姑且相信李登辉的“新论”完全出于最好的意愿,但从前后两次台北市长
选举的结果看来,此次国民党推出的候选人马英九先生所增加的票几乎全来自数
年前脱离国民党而自组新党的支持人。由是大可这么说,李登辉的“新论”并没
有起任何作用。至于新党票源之支持马英九,其道理笔者稍后再予以交待。

  新意何在

  凡是对台湾社会稍有了解的人多知道台湾只有“急独”问题而无“急统”问
题。前者之成为问题,主要原因在于大陆改革以来情况好转,时间对台独分子不
利,因而急切要求独立;至于主张统一者,则多认为统一时机未臻成熟,两岸之

  间应当暂时维持现状,促进双方的交流,从而为最终的和平统一创造条件。
在此情况下,究竟上述两个政治理念不同的“族群”哪个属于“不顾台湾政局安
定”和缺乏“身份认同”的族群呢?同时“新台湾人”又该如何解决上述的矛盾
呢?

  此外,在台湾既爱护台湾,又认同于中华民族,更希望中国富足、健康、民
主、强大的大有人在,如今在“新台湾人主义”的架构之下,这批人又应当做如
何的相应调整呢?是否只有放弃对中国人的认同,在台湾划地为牢,甚至对中国
拿出敌对的态度才能够符合作“新台湾人”的条件呢?显然,“新台湾人主义”
在实质上并不能解决社会里围绕民族、国家认同问题所形成的尖锐矛盾,所起的
作用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大团圆画饼,

  统合或对立

  1997年1月24日李登辉先生接受德国第一电视台采访时,曾针对记者提出的问
题作以下答复:“能够从大陆赚钱是个假象。因为大陆的发展都是用外国资本、
外国人的钱、外国人的技术、外国的市场,特别是美国市场而来存在...。这种情
况会维持多久?全世界国家不分大小均应相互往来(笔者按,此处“斜是指“应
同台湾往来”),不应以市场利益而来选择...。本人也认为,应该促进大陆的进
一步发展。大陆更现代化才能真正促进中国经济的改变,也才能改善中国人的生
活,问题是,如果因为经济发展,使得中共军事力量扩大,则对亚洲地区,甚至
对世界都可能影响很大的。近来中共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与德国纳粹主义与日
本军国主义甚是相象,令人感到担忧。”从这段言论不难理解李登辉的用意在于
劝谕西方国家:为防止中国强大不应向大陆提供资金、技术,不应与中国进行贸
易。至于中国人民生活的改善,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均是可以为了顾全西方的利益
而牺牲的代价。本年8月19日李登辉接受日本《文艺春秋》月刊采访时也为了劝谕
日本政府拒绝北京政府提出的“三不”政策,建议日本要维护自己的自信,不要
为了战争罪责再作赔罪,不要为南京大屠杀事件进行赔偿。至于中国人的自信与
中国受害者的利益自然又不是标榜“新台湾人”的李登辉分内之事。就李登辉的
以上表现,大可勾画出如下结论:一.李登辉具有强烈的反中国情绪;二.为了达
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慷他人之慨,以牺牲中国人民的利益作为代价。如果这种行为
举止即是“新台湾人”的内涵,笔者则甚是怀疑,台湾的安定究竟能维持几天?!

  马英九的胜利

  台北市市长选举揭晓后,马英九即明确地对颇感忧虑的记者说,他认为“新
台湾人”也仍然是中国人。众所周知,数年前国民党之分裂,新党之成立,主要
原因便在于许多人不满于李登辉的台独意识,如今,新党票源中有80%投给国民
党的候选人,目的当然是为了支持具有民族气节的马英九,而非听从李登辉的号
召。通过这次选举,一个摆明的事实是,维护国家意识、民族气节,国民党尚能
够在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里继续执政;一旦倾向台独道路,则非但使得台湾朝夕
不保,国民党也必然沦为民进党的尾巴。(完)

    199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