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借鬼接轨



                              俞力工

  据欧洲史记载,古时部落间的争战,多有将俘虏悉数消灭的倾向。到了奴隶
时代,便宁可留下活口,让敌人从事无偿劳动。及至封建时代,各地群体必须随
着土地的转让而效忠新主人。进入殖民主义时代,统治者则意识到控制思想的重
要性而执行“同化政策”。从此,殖民地人民开始强迫学习殖民主义者的宗教、
语言、文化、风俗习惯与价值观,对原有的文化则予以排斥与唾弃。民族解放后,
“同化政策”转变为“民族融合”,但融合来、融合去,始终摆脱不了大民族沙
文主义的干扰,因此又逐步演变到如今欧洲联盟的“多元文化”政策,即在同一
个社会、国家、地区里,必须容忍“差异性”的存在,必须允许每一个族群的自
由发展。

  由此观之,社会是循着“不容忍”到“求同”到“存异”的轨道而进化,各
个群体无论是构成多数或少数,地位高或低,都应对不同的群体拿出最大的包容
心。如今反观许多二战后取得民族独立的新国家,对境内少数民族的压迫反倒超
过昔年殖民主义者,也就因为族群问题激烈,社会发展背道而驰。

  本着宽容、从宽精神,任何社会群体的自我认同自然应当受到尊重。以台湾
为例,无论是强调自己为“台湾人”,或其他,均无可厚非。问题是,当部分群
体强调“正名”之时,却侵犯了其他族群、其他群体的自我认同。就以“中国人”、
“外省人”、“客家人”、“原住民”具体言之,他们便对“台湾人”的认同虽
表示尊重却不敢认同。这时,却有若干政客,武断地将所有“异己分子”归列为
“新台湾人”。该手段,既有点像早年把原住民赶到山上后,称之为“台湾山地
人”的残酷;也有点像日本人统治台湾后把彼岸的中国人贬为“支那人”,而台
湾各族群则规划为“日本皇民”的缺德。如果说,当前台湾的“正名运动”目的
在于“国际接轨”,则笔者至少希望他们借助的不是殖民主义者的鬼,而是接上
现代文明国家的轨。

  20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