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与囚犯心态



                              俞力工

  “狼群理论”系指,单凭一己之力,所获之猎物甚至不能满足个人的温饱;
而合作觅食,可取得“双赢”结果。该理论之提出,为的是反驳80年代美国社会
学界提出的“囚犯困扰”理论(prisoner'sdilemma)。“囚犯困扰”假设两名囚
犯面对“合作”(包庇对方)和“出卖”(告发对方)两种选择。如两者均同时
选择“包庇”或“出卖”,则获利不多;若一方出卖对方,则作“坏人”者,获
利最大;包庇对方,却被对方出卖者,受害也最大。因此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
理性”选择,必然是作“坏人”;而愿意作“好人”的人,必须面对“道德恶果”
(moralhazard)。

  “囚犯理论”不过是试图揭示人类社会唯利是图、互相倾轧的一面。当下,
从生活、社会政策,以至于国际关系加以观察,“囚犯心态”作祟的例子唾手可
得。例如,乱丢垃圾,固然方便,却要社会多支出清理费用,因此守纪律者,显
然要吃些亏;裁减社会福利开支,可增加社会竞争力,而追求社会安定与社会正
义的政策,相对就较吃亏;减少大气污染必然增加环保开支和减缓发展速度,因
此着眼于全球生态安全的政策,必然处于较不利地位。自私者,当然拒绝承担任
何义务…。鉴于此普遍现象,提出“狼群理论”,似乎有点“理想主义”、“浪
漫主义”之嫌。“狼”毕竟没有“人”狡猾。

  两岸关系上,多少也反映出“囚犯意识”。维持安定、制定和平条约、互助
合作,均是显而易见的“双赢”办法;但为了取得短期的“激荡效应”,即便引
起军事危机也在所不惜…。

  不过,人类,就整体而言,毕竟还有求生的本能,往往到了最后关头,终归
有总结经验、自我调整的办法。法制的不断完善,觉悟、教育的不断提高,就是
具体的明证。但关键是,这总体里,往往只有具有远见的人才过得了关。2004/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