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前途之我见


                              俞力工

  3.20过后,笔者即推断:今后台湾“最好的”情况将是,由于不满人士的出
走(大陆、欧美、东南亚),而造成台湾的大失血,结果经济必然萧条甚至崩溃,
民众也对“台人治台”不再心存幻想。届时,只要大陆的发展条件不变,国家和
平统一终将水到渠成。“最坏的”情况则是,尽管有确凿证据证明陈水扁的遇刺
与大选结果均为台北当局所设定的骗局,而阿扁政府则定然纠缠到底,最终则引
起社会动乱,由是符合了北京政府所提出的“第三种武力解决的情况”(1.独立;
2.外力干预;3.动乱)。

  根据3.20以来陆续揭发的材料,笔者倾向于认为1984年的江南事件(美籍华人
记者刘宜良遭台湾情报机构暗杀一事)的“破案”过程可能重演,即由于涉案人员
(票务、医院、勤治、流氓)太多,迟早会有人出面揭发事实真相。然而比较之下,
两案之间似乎也存在明显的差别:江南案发生后,美国与台北政府均无意对幕后
指使者提出法律追究,因此在双方达成“把蒋孝武外放新加坡”和“开放党禁”
协议后,美国便放弃追究元凶;而倘若往后3.20事件的黑幕一旦露底,不只是会
抵触美国在台湾的利益,同时也将逼迫北京政府作出反应。届时究竟北京一方是
借此兴师问罪、统一中国;还是采取折衷办法,以要求美国改善对华态度,换取
北京当局对台湾势力的继续容忍就不得而知了。然而不论结果如何,失去“道德
优势”的美国及台北政府将至少要为“维持现状”付出沉重代价;至于中国,即
使不能立即如愿以偿实现统一,至少会取得若干实质性好处。

  1993年,国民党之由李登辉作祟造成分裂,固然事属突发、此前无可预料,
及至2000年李登辉卸除党主席职位,却仍不见国民党为重整旗鼓而作出任何努力。
如此迟至本年大选,国、亲之间方为了权谋考虑而结为貌合神离的战术同盟。尽
管如此,在整个竞选过程中泛蓝军除了被动拆招外,毫无主动行动可言。最令人
灰心的是,泛蓝军甚至直到今日仍不知调动丰富的物力、人脉资源,对“双重舞
弊案”进行独立调查,于是乎,给人一种“泛蓝军集体力量不及陈文茜一弱女子”
的印象。

  冷战结束后许多欧洲人视野大开,顿然认识到欧洲原本就包括大西洋与乌拉
山之间广大区域,而东西欧不过是冷战造成的人为樊篱。如今,台湾之民主势力
亦当及早摆脱“悲情阴影”、“岛国意识”,更无需要阻挠“台人治台”之死棋。
当务之急在于结合全球华人的力量促进大陆的改革与建设,同时为终将到来的统
一在台湾建立一个具有活力的第三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