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阿扁520就职演说中的民粹性(之一)


                              俞力工

   所谓民粹主义,一般最典型的表现在于把“家乡”、“本土”、“地方”、“
本族群”给渲染、夸大到“神秘”地步,而后,自然产生“优越”、“优先”、“
第一” 、“超人”和目中无人的结论与行动。阿扁也不脱俗,其“民粹性” 在
“就职演说”中一览无遗。

   例如:“如果仔细检视这些岛屿(按:台澎金马)上美丽的山河、多元的
族群、多样的生态,细数2300万人民过去几个世纪所写下的政治、经济、文
化篇章,你会发现犹如进入一部精彩丰富的百科全书。海洋国家的包容,世
界岛的开阔,让这一块土地上的子民,视野和胸怀随着地平线无限的伸延。
台湾的故事所以动人不是因为天生丽质,而是历经挫折砥砺、苦难锤炼之后,
所蕴含散发的光彩。这就是‘台湾精神’,从我们的祖先一直流传到我们每一
个人的身上,如今,历时的火炬再一次交到阿扁的手上…”。

   首先,就这些岛屿的地理、人文环境而言,在世界范围加以对比,根本就
是“小百科”,而非令人肉麻的“精彩丰富的百科全书”。台湾历史上唯一一次
改变自身命运的主动政治行动,即是十七世纪中叶郑成功大败荷军、签订了“
荷方降约十八条”,并由此使台湾摆脱了不体面的“国际接轨”。往后,前途则
始终受人摆布,直到今天仍然在中、美关系的夹缝中仰人鼻息,甚至动辄还得
听命垫付战争开支或充当炮灰。

   十九世纪马克思老先生眼看着东欧若干小族群陷入“自决、独立”泥沼,便
劝吁小民族、小族群不要自我陶醉,而应当审时度势,妥善选择一个可以依附
的力量,以求最稳健的发展。当前在中、美之间作何选择,固然见仁见智,但
最愚昧者,莫过于甘愿充当马前卒,甚或误以为可以促使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其次,就经济方面,“国民政府存粮,民进党吃粮”早已是有目共睹;即便拿八
十年代的“辉煌台湾经验”与目前单单上海一地的发展相较,也无法逾越小儿科
范围。继说“文化成就”,持平而论,举岛上下,能够摆脱岛国意识、视野伸延
至美、日之外的人物似乎还不比新、港多。

   谈及“包容性”,笔者也实在怀疑台湾“去中国化”之后还能够发散什么文化
光彩?要说国际影响,单从语文结构上观察,大陆之书面语受西文的影响也不
比台湾少,而这点却不好断言究竟何种文化在升华,还是萎缩。除此,为了消
灭异己份子的民族、文化认同,给所有反对“去中国化”、“反独立”的外省人、
客家人强加个“新台湾人”的称号,也看不出李、扁的肚量与包容性有任何超过
日本殖民主义者之处。

   阿扁,就像古今中外所有民粹主义者一样,以为编织一些天花乱坠的神话
故事便能接掌“历时的火炬”。希特勒当年这么作,至少有强大军事力量作后盾;
而台湾这弹丸之地,一个不留神就给吹破肚皮的地方政客糟蹋成个火烧岛。

2004/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