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懒汉的手段


                              俞力工

    大选引起的一系列问题还不得结果,吕秀莲又在美国抛出“台湾中华民国”的敏
感话题。吕身为中华民国副总统,显然对国号不尽满意。要她直截了当提出“台湾
国”,又似乎缺少几分勇气,于是,只好先偷步提出“台湾中华民国”,而后再适时
抹煞“中华民国”。

    其实,台湾当前的问题既不是吕女士所提及的“国家认同问题”,也非她认为的“
国号问题”,而是政治幼稚病问题。该症状好比井冈山时代的共产党,为回避国军之
围剿而异想天开地提出“中华民国在井冈山”或“井冈山中华民国”。但是,改名换
姓就能解决问题吗?当然行不通,原因是:还涉及到自己有多少分量的问题,交战对
手同不同意的问题,以及,国际社会支持不支持的问题。

    毛泽东当年绝对不是白痴,井冈山时期即便经历5次围剿,让老蒋整得死去活来,
但就从来没有求助于空洞的口号。这是因为他明白不过,在蒋先生治下,甚至“一国
两制”都是天方夜谭,更遑论易帜独立。

    古今中外,无主地上遵循“先占先得”原则取得土地“主权”的例子比比皆是。
竞争者只消在抢先抵达的土地上树立旗帜便能取得所有权。但是,在争战过程中,
便只能靠谈判或制服对方而取得最终解决办法。如果树立个新旗帜就能取代谈判和
制服手段,那战争、内战就太单纯和太不够刺激了。吕女士的职责原为与对岸谈判、
结束内战对立,这艰巨任务要是提个口号就能解决,哪个懒汉不能当大总统?

20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