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面面观


  英国人对他人的隐私特感好奇是件从所周知的事,举国上下单靠揭发床头秘
密的记者,加起来足以组成一个都市游击队。英国记者无孔不入与不择手段之骇
人听闻,往往超过绯闻本身,而其受害者,自然首推皇室子女及其眷属。因此,
每当听说某皇家媳妇受喜待产,本人就打心底佩服不已,要是换个人,单单想到
隔墙有耳,就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美国人大概早期受清教徒文化影响过深,任何政治家一沾上绯闻的边,就非
得损失三分之一的选票不可。因此,每逢重要选举,候选人便必须得预先例行公
事地排队接受“卫生”检查不可。

  中国人习惯把绯闻称为“乱搞男女关系”,这自然是一种语言上的刻意丑化。
任何人一旦戴上这顶帽子,纵有雷风前来说项也无法挽回清白声誉。就因为中国
有这文化特点,向来批倒批臭的捷径便是制造绯闻。本人就见到过好些人一向对
毛泽东奉为神明,对其一切政治错误也不以为意,但是一听说他纵情女色,便大
失所望,其实这点不过说明毛泽东非神而是人。

  环顾世界,最不为绯闻所动者似乎得首推法国人。前一阵子,当某大报揭露
密特朗总统有一私生女之后,全国舆论哗然。民众除了纷纷对该少女的安宁受到
干扰感到歉然之外,众相对该报纸的格调厉声指责,结果,反使该报纸一夜之间
羞于见人。在法国人看来,其新闻界既不能堕落到英国的程度,又得严守擂台上
的规矩-腰带以下的要害部位击不得与不得击。

  《奥华快讯》1995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