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与稀有动物
  

  在欧、美洲看野生动物片,常会听到将某种动物绝迹的原因归咎到中国人身
上的评论。举例说,大象之厄运是因为中国人好用象牙器和象牙雕饰品;犀牛、
老虎之灭绝又是因为中国人误以为犀角与虎骨具有壮阳的功效。此外,中国人好
吃毒蛇、熊掌、娃娃鱼、猫、狗等等,也都是常遭人诟骂的原因。

  中国人好吃是事实,在保护动物问题上“觉悟不高”也无可否认,但是,把
“清热、解毒、去湿的犀角与虎骨当作壮阳药”就有些丑化得离谱了,除此之外,
对上述食物有偏好的中国人毕竟是极少数。以广东省为例,如以一人一年一蛇计,
全亚洲的蛇恐怕就不够吃。前一阵子听说广东每年向台湾销售大量毒蛇就令人感
到纳闷,为什么广东至今还有蛇可捉;欧洲人不吃蛇,可在此住了三十年就见不
到一条野生的蛇。

  记得曾看过一篇有关澳洲南部塔斯马尼亚岛的报道。该岛上的原居民于十九
世纪为英国移民赶尽杀绝,最后仅存的一名土族甚至出于研究目的给带到了英国
去。待其死后,该土族“入土为安”的愿望始终不获尊重,尸骨至今仍作为标本
存放在博物馆里。其实,自殖民主义时代以来,许多少数民族的命运与稀有动物
均是大同小异。一些动物之成为稀有动物,原因就在于殖民主义者和欧美游客长
期滥杀无辜,以狩获大猎物(biggame)来发挥其“刚阳之气”。

  另外,对国际上大规模组织捕杀和走私贩运稀有动物者多数为德国人的事实,
知情人数就像是稀有动物,少之以少。这些不法商人蓄意犯法,唯利是图,性质
自然要比作为“最终用户”的中国人严重几等。

  鉴于中国人的人口与具有不良嗜好者人数不断成正比增长,,中国朝野确有
必要及时提高觉悟和加强菜单与药方的管制。然而尽管如此,似乎不需要在受到
“主犯”、“元凶”指控时默不吭声。

  《华声月报》,95年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