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恋幼狂谈到精神污染

                             俞力工
  

  最近,或说两星期前,英国《世界新闻报》陆续公布了几份对儿童进行过性
骚扰的罪犯名单。由于该名单的姓名、住址俱全,一时引起附近居民的骚动。如
果不是警察及时阻止,若干名刑满出狱、隐姓埋名的罪犯很可能会遭到凌迟处死
的命运。该报社原计划继续公布更多名单,但于8月4日为当地政府所禁止,事件
因此没有继续扩大。

  笔者不打算从法律的角度进行探讨,已经为犯罪行为服过刑的人士是否具有
隐私权?该报社是否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犯罪记录公开后是否会对出狱后的新
生活起反效果?是否会对仍在接受心理治疗的病患产生不利影响?但是要补充的
是:1.在欧美洲,对孩童进行性骚扰构成严重社会问题还是近30年内的事;2.据
调查,西欧范围内,将近有25%的16岁以下的女孩,15%的16岁以下的男童曾受
过性骚扰;3.对孩童进行性骚扰者约有80%是孩童家庭中的成员,其中又以父亲
居多;4.据1966年统计,单单德国当年就有40万多人前往第三世界国家进行性旅
游,其中又有1万人以找雏妓为目的。如果将此数字扩大到所有欧美国家,情况之
严重不言而喻。设想,当这批“恋幼狂”(pedophile)一旦养成习惯,性起时自
然会在本国和自己的家里“就地取材”。

  根据以上提供的数据,笔者也不打算深入讨论司法当局在审理这些案件时感
到多么的无助和棘手,譬如,就严重性犯罪方面,许多陪审员在审查惨不忍睹的
罪证(如罪犯亲自拍的录象片)时,竟然自己得事先或事后接受心理治疗;在一
般性的家庭性骚扰方面,如果就此把父亲拘禁起来,对孩童说来往往是个双重的
伤害,对家庭说来也可能遽然失去经济来源。除此之外,只要社会上促成这种犯
罪的因素不彻底消灭,单靠司法手段也完全无法解决问题。言及此,必须关注的
是近30年来形成此一风气,此一文化的根本原因。

  六、七十年代之交,西方社会普遍掀起抗议运动高潮(又称学生运动),凡
传统的、正统的、官方的、自上而下的价值观、伦理观(如重男轻女)均受到严
重挑战。此时,许多后现代文化商品(如电影、电视、小说、社会新闻等)巧妙
地利用这股逆反情绪,刻意打破文化禁忌,塑造了无数的“反面英雄”、“反面
偶像”。从此以后,江洋大盗、冷面杀手均成了歌颂对象,血腥的镜头越来越不
堪入目,腰带下的皮肉也曝露地越来越多,恋爱对象的年龄也越来越小,色情动
作也越来越明目张胆,刺激“感觉”、“情绪”、“器官”的后现代表现手法也
层层加码。此后,无可避免,青少年犯罪人数越来越多,犯罪手段也越来越残酷,
性犯罪的统计数字不断攀高,受害者的年龄也不断下降…最终,不但使得汤恩比
先生在七十年代末期指出西方文化已沦落到“地狱的关口”,该商品文化也逐步
顶着“主流文化”的招牌,扩充至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并导致类似结果。经学术界
证实,暴力行为与性犯罪行为多与家庭环境有关,早年接触越多,则越可能培养
同样倾向;当前情况益加严重,则以后就更加束手无策。

  值得顺便一提的是,每一个时代都有独特的文化表现。如仔细观察,不难发
现时代文化可以像地层一样进行“个案研究”。但是,对初接触西方文化的人士
而言,西方文化是个五陈杂体、蔓无头绪的混合体。他们固然能够看到地狱关口
的可怕,但又觉得地狱关口之前尽是坦阔大道,因此既不可能产生危机意识,也
不可能具备应付危机的能力。此外,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当局多误以为西方精
神污染主要表现在民主、自由思潮,而往往忽略自己津津乐道的西方文化商品正
是真正可以使本社会全盘崩溃瓦解的文化细菌。(完)

  2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