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新新人类的个性

                               俞力工
  

  (奥地利)俞力工六、七十年代之交是个大动荡时期,所谓动荡倒不一定规
模大到华沙集团瓦解、共产主义退出政治舞台的地步,而是指思想上给年轻人带
来巨大的冲击。回想起那个时代,包括中国的年轻人都干了不少傻事,但起码当
时的出发点是良好、纯朴与诚恳的。如今,无论是高涨的女权,环保意识,对下
一代的自由发展教育,对各种次文化、反常现象(如同性恋)的宽容,对集权、
暴力、镇压机器的厌恶,都可说是那个时代的结晶。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
种宽容性却在商品文化的条件下受到滥用,以至于发展到为追求个人的感觉、表
现而不择手段的危险境地。

  最近,在一次研讨会上,文学评论界的才子许子东针对刘再复所提出的“心
灵改造”的呼吁感慨地说,“当前年轻人追求的是感觉,中年人还谈点道德,上
了年纪的人才会去谈心灵”(大意)。情况的确如此,目前的新新人类成天挂在
嘴上的就是“爽”与“酷”,追求的也就是这种哪怕只是一瞬间的美好感受,而
且最令人纳闷的是,任何场合都可成为他们求“爽”、求“酷”的舞台。如果愿
意仔细观察,六、四事件、事件后对受难者举办的声势浩大的声援,近几年的保
钓活动等等,无处不见“作秀”的影子,凡事只要能够使得自己感觉良好,尸体
也可当作高唱卡拉OK的舞台。

  如果暂时撇开上述心态不谈,单单观赏其包装与表现手法,许多人的确是达
到“潇洒”的精粹,至于舞台本身,却不幸都给糟蹋了,原本健康的活动与议题
也给转移了焦点。于是乎,如何看待这种新时尚、新个性,反映出每个人的机智
与品味。别的暂且不提,可以肯定的是,单凭这种心态、作风,再小的社会问题
都不能指望这畸形的族群来解决,更何况我们当前所面临的情况是“发展不来,
机会不再”。严格说来,这不是个个人问题,而是个后现代文化的独特表现,与
时代青年于不自觉中或多或少受到感染的毛病。在下紧咬着这个问题不放,并非
不懂得风度、宽容的道理,而是藉此机会强调,根本的态度问题不解决,不严肃、
不自律,过去所有的学术训练(无论是文科、理科)都派不上用场。

  刘再复先生主张心灵改造,这方面在下不是那么有把握,因为心灵改造似乎
对有点灵性的人才会生效,而且这是个“从屁股摸起”(希望这不是语言暴力)
的办法,在下则一向主张“从头摸起”,即展开对西方商品文化的批判…对不住,
好像又犯了“经典套路”的毛病。

  
  (完)20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