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后现代社会的时代特征
  
                               俞力工
  
  “后现代”也有人称为“后工业”、“消费社会”、“媒体社会”等等。由
于“反观念”、“反理论”是近30年后现代社会的特征,同时又不存在任何完整
的思想体系,因此似乎就无此需要为该时代现象下学术定义。以下,不妨从若干
典型、突出的现象谈起。

  当前,一个普遍现象是,尽管中年人家庭的设备不一定比年轻人更加先进、
完备,但诸多陈旧设备却舍不得抛弃。原因无他,二、三十年前的商品换代速度
远不及如今的快,相对购买价格也不及如今低廉。因此当年长者割舍旧物资颇需
拿出壮士断臂的勇气之时,年轻人却认为是理所当然。

  这种人与物资的关系自然也反映在人与人之间。以当前在大陆闹得满城风雨
的“包二奶”问题而言,就起码表现出“老一辈”的“喜新不厌旧”老作风。对
年轻人说来,不合就分,何必多此一举去“包二奶”。极端者,甚至在上一个一
夜夫妻的姓名还没稿清楚时,就又在网上物色下一个对象。

  物资充裕与不断地推陈出新自然也带来一些无可预料的后果,比如说:使用
各种现代设备时,便不时出现各种难以解决的技术困扰;接触到铺天盖地的商业
广告与选择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时也往往令人无所适从,甚至为了评比微小的
差距而疲于奔命。除此之外,信息的爆炸与垃圾信息的充斥,科技的迅速发展与
专业的细微分工也顿然使现代人失去了认识社会整体的一切支点。再加上各种互
动性电子游戏机的介入,使得本已丧失了大半传统功能的家庭,更加无法探索子
女的精神世界。于是乎,近30年尽管是个推陈出新,宽容性、容忍性极度提高的
时代,却也是个加促家庭瓦解,使生活更加割裂、零乱、破碎,无可奈何地受商
品文化与文化商品的摆布,反历史、反经验、反传统、反理论、反观念、反伦理,
而蜕变为追求眼前的利益与快感(爽、酷)的喜新厌旧的时代。

  处于这样一个物资占支配地位的世界,后现代媒体应运而出,其炒作方式要
么是锁定题目(agendasetting)把局部的信息铺天盖地倾倒在人们身上,让全世
界每个角落的人深深相信戴安娜是最值得怜惜、同情的女人,911事件是对全世界
爱好和平、民主、自由的人们的侵犯,反恐怖主义是全球当务之急…。至于,那
个女人、那个事件与我们的关系何在,事件发生的背景与来龙去脉,则绝对不是
媒体的传播职责。音乐方面,这30年所流行的打击音乐即便响彻云霄、震耳欲聋,
但却始终没有给人留下丝毫绕梁的旋律。影视媒体、广告媒体更是利用人们对新
生事物的宽容与迷信,刻意透过夸张、煽情、强刺激的手法,把迷失在信息森林
里的人们一棒打醒。于是为了不断增加刺激的剂量,暴力的方式越来越冷酷无情,
色情的取角年龄越来越低,肉体曝露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和越加深入,其必然的结
果是:70年代以来西方社会前往第三世界的性旅游人数越来越多,蹂躏未成年孩
童的嫖客人数也日众,最后,为了方便,便就地取材地大规模糟蹋自己的儿女,
同时也透过黄色媒体把这具有时代特色的主流文化推荐至第三世界的各个角落,
并制造了同样的人间悲剧。

  据调查,1996年单单德国每年就有40万人参加前往第三世界的性旅游,其中
有1万人以嫖雏妓为目的。如加上所有其他西方国家的嫖客人数,其严重性与破坏
性可想而知。另据1999年西欧某个社会问题并非特别严重的国家的家庭部部长透
露,该国有25%的16岁以下的女孩与15%16岁以下的男童受到过性骚扰,肇事者
80%为家庭成员,其中又以父亲占大多数。如稍加注意,该犯罪问题实际早已使
第三世界受到巨大冲击,并在某些地区引起所谓的原教旨派的强烈反弹。

  当前在后现代文化的影响下,不只是社会治安日益败坏,年轻人逐步丧失独
立思考的能力,甚至在媒体的操纵之下,还造成了若干政府(如德国、日本)虽
明目张胆利用国会决议违背宪法规定(国防军不得参与防卫之外的活动),但却
受不到任何牵制的局面。

  任何文化都是不同时代的积累,同时任何时代都像地层一样留下特有的烙印。
许多年轻人初初接触西方社会时,所接触的是个杂乱无章的集合体,自然无从甄
别各个时代的特征,无从察觉后现代与此之前的差异。

  无可讳言,以上触及的不仅是对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同时也是对其
精神污染的直接声讨。这么做,对刚刚从封闭社会解放出来的群体说来,自然是
个不受欢迎的议题。尽管如此,需要提醒的是,西方媒体文化目前不论如何堕落,
其数百年来形成的人文底气与社会经验迟早还有产生反制的机会,换言之,当资
本自由过渡发展时,自然会引起平等、正义的卫道者的制衡。至于元气本就不足
的许多第三世界地区是否能够劫后余生便着实令人捏把冷汗。以中国而论,五千
年的深厚文化是否经得起后现代商品世界的挑战,就要看当代国人的智慧表现了。
(2001/11/17)

  后记:本文原为笔者于11月17日在南德华人联谊会成立大会上演讲的腹稿。
然而实际演讲内容却与腹稿有极大出入,原因主要是,听众席上绝大多数年龄不
到25岁的留学生交头接耳,表现出对自己的问题毫无兴趣,而其出席的目的则仅
仅在于如何在联谊会上找到最好的感觉,例如,在开饭之前率先赶到厨房饱餐一
顿,或在饭后争相打包。基于此,笔者在演讲过程中始终在“中断演讲”或“更
有需要讲”之间举棋不定,由是思路屡屡受到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