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  滚  蛋

                              俞力工

  911事件之后,给老姐祝寿往美国走了一趟,也接触了不少新交旧知,只要大
伙论及“恐怖”话题,经常会听到“要批评,就滚蛋!”的“逐客令”。虽然这
情绪非针对我这来自欧洲的“局外人”,而是冲着美国的有色人种,尤其奇怪的
是,竟是许多美国有色人种冲着有色人种而发,拿此极端现象与过去所熟悉的美
国作一对比,禁不住汗毛悚然。

  那时,68至71年之间,笔者还在旧金山留学,举国上下反战情绪非常激烈,
媒体把“无政府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任何稍具刺激性的事件一经报道,立刻
可在大街小巷感触到酵母反应。

  母校为当时设立国际关系系的少数学府之一,系里多数同学顺理成章地成为
反战运动中坚分子,我则托“黄皮”之福(或许是美国历史中的唯一一次机会),
俨然扮演“越南问题专家”角色,无论深入到哪个基层作报告,从哪个侧面切入
话题,也不论有限的词汇、知识与训练是多么地言不尽意,印象中不曾受过不愉
快的遭遇。

  30年之后的今天,若是不识时务到公开批评“公司路线”(company line)
地步,身上纵有30张“黄皮”也会给剥得一干二净。

  同一个社会,前后恍若两个世界,究其原因,除了美国本土首次挨打之外,
主要是自里根总统以来,美国政府蓄意控制媒体与公关公司,致使人们的视野、
价值判断、甚至情绪、兴趣取向均受到左右。最令人感到震撼的是,居然许多黄
种人接受了主流情绪,或说盎格罗萨克森统治阶层的意识形态,即“要批评,就
滚蛋!”

  过去,印第安人不同意殖民主义,结果滚蛋加完蛋;后来,黑奴解放了,虽
滚回非洲一小部分,但没滚尽;其他少数民族,如中、日、韩,即便是说不出口,
多少有点李文和的战战兢兢,由是有些人以为学舌高呼“滚出去!”就压根不滚
了。

  在美国,具有“滚蛋”资格的人似乎不受出生地、居留期长短影响。华人,
即便拖了辫子时代就在铁道上耕耘,卷铺盖资格却不得逐日递减;而盎格罗萨克
森人刚踏上新大陆就宾至如归,既不必担心狠批政府要滚旦,甚至对着唐人街老
字号大喊“滚旦”也面不红、耳不赤。

  另外让我百思不解的是,为何盎格罗萨克森的经济、政治难民投奔美洲、澳
洲就体现出“拓荒精神”,而随后的有色人种却形同讨饭?某些人纸张、手续不
备齐甚至还得面对罪犯待遇?不都是为了口饭吃么?为什么抢了土著的饭、霸着
饭锅就可挥手叫分口饭吃、发点牢骚的人滚蛋,偏偏又有些边缘人士以为依样画
葫芦就能不滚蛋?这时让笔者忆及印尼华人,虽自称为华人而非中国人,讲华语
而非中国话,动乱一来不该滚蛋也非滚蛋不可。往前看,有朝一日,某个“文明
圈”以 200年文化价值否定华夏地区的4000年存在价值,则包括那些否认自己是
中国人的“台湾人”都得与中国人一道从地球上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