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不同性质的泡沫文化与媒体


  八十年代,西方国家往往把亚洲国家的市场经济发展模式拿到东欧国家去推
销,而到了东欧集团相继瓦解之后,西方社会又回过头来讥讽亚洲搞的是“泡沫
经济”。实际上,不断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建筑业与房地产,从而引起市场价格的
浮肿和虚假的繁荣,起码在八十年代说来是个全球现象,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
是多数国家经过十多年的调整与努力摆脱了能源危机,由是对前景非常乐观;另
外就是东西冷战僵局逐步解冻,大家期盼着国防开支转用于经济发展。建筑业向
有“经济的火车头”的称誉,经济成长率几近二位数的亚洲诸小龙、小虎自然不
属例外,大力发展建筑业则是理所当然的事。西方金融界对亚洲地区所进行的巨
额投资与大幅贷款,也说明了东方的乐观并非毫无物资基础的一厢情愿,即便形
成泡沫发展,西方的投资也相当程度地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根欧洲银行界陆
续透露的消息,其对东亚、东南亚地区的投资,大部份早已回收,目前帐面上的
“亏损”又多半可通过贷款期限的延长转负为正。因此直接在经济风暴过程中受
到损害的并非是西方的债权人,而是股权大量落入西方操手、社会问题严重的亚
洲国家。除了“泡沫经济”之外,西方国家对亚洲国家的批评还包括“亚洲国家
多忽略社会福利方面的软体建设”以至于面临风暴时无法回避社会动荡。这方面
固然是个事实,但是经济发展过程中首先侧重于硬体建设的也属全球普遍现象,
西方国家不只过去如此,如今也不曾听说哪个西方政府或金融企业愿意协助第三
世界进行社会福利方面的建设与投资。就此次亚洲金融风暴过程中最引起注意的
其实是国际金融界的泡沫现象。一个资金仅仅数亿美元的投资机构可轻易地凝聚
数十亿甚至百亿的贷款,然后通过买空、卖空在货币、期货、期权市场上发挥上
千亿的冲击力。亚洲许多国家之所以受到严重影响,主要的原因即是,刚好在九
十年代迎合了西方的要求大幅度地开放了金融市常对比之下,这种跨国性商业泡
沫文化的危害性远超过亚洲泡沫经济的千百倍。西方看到这种国际金融乱像人士
并非无有人在。以最近愤然辞职的德国财政部长拉方丹为例,就曾代表正统社会
民主力量向国际金融界提出挑战,要求西方主要国家联合起来制定遏制金融投机
倒把的机制。也就由于国际资本发动媒体和各种其他手段对他进行全面围剿,再
加上总理希罗德对资方的妥协,拉方丹不得不以辞职行动表示抗议。针对德国股
票指数在拉方丹辞职的第二天攀升6%的反应,拉方丹随即发表声明说,目前“情
况应当还不至于坏到把良心投到股票市场进行交易的地步。良心的位置毕竟是在
身躯的左边。”拉方丹敢于正面向国际资本顶撞的气度在当今的政治人物中的确
是有点鹤立鸡群。言及此,不免要问,这一切与媒体有何关系?笔者以为,只消
观察西方媒体对上述两种不同的泡沫现象的不同倾向性,其利益所在和社会功能
便是一目了然。

  上述两种泡沫现象,即便是买空卖空的金融投机活动,不论如何还多少涉及
一点实质性的内容。当前最令人感到纳闷的就是,西方媒体竟然能够有如此能耐,
把一件无关痛痒的屁事儿经过无边的渲染、传播,闹得满城风雨,家喻户晓;把
一些违背最基本道德伦理的犯罪行为加以美化,从而制造了难以弥补的社会后果。
该现象,前者当然首推戴安娜之死和赖文斯基狂热,后者,则属娈童癖最具代表
性。前者说明,任何无关紧要或见不得人的故事,只要经过媒体的重新包装,均
可充当贵重文化商品对外销售,而完全不必顾及接受者的求知权利;至于后者,
说明自七十年代以来,随着一些“后现代”思潮的涌现,西方文化资本利用民间
对传统秩序、传统权威的不满情绪,朔造了一些“黑色英雄”(反面英雄)、“
逆反女性”角色,同时为了顾及票房效果,此后便在该基础喜欢层层加码,
终于导致今天的拳头片、枕头片(三级毛片)充斥市场,性犯罪、暴力事件层出
不穷的结果。以娈童癖为例,初初是以未成年少女、少男的胴体作为招揽,继而
导致大批以嫖玩第三世界雏妓为目的的西方“游客”进行性旅游,最后发展到欧
美的男家长就地取材,拿自己的子女作为性发泄对象。据欧洲某些国家统计,目
前已有15%以上的未成年子女受到性骚扰,而肇事者又有80%以上为家长。

  根据过去的社会发展规律,物资生产最发达的社会,其文化也最具渗透性。
在此情况下作为新兴国家的中国自然难免受其荼毒。然而毕竟中国具有五分之一
的世界人口,四千多年的灿烂文化,如今在步入21世纪的关键当头,似乎应当有
所了解,西方政治层面所造成的精神污染其实是微不足道,最最严重者恰好就在
领导阶层本身也趋之若鹜的商品文化和文化商品。如果在经济起飞以至于在国际
社会为自己争取新定义和新定位的时刻,国人不能在精华与糟粕之间作一明智的
取舍,则今后生活即便能够有所改善,精神上则永远是西方的尾巴。

  (完)

     1999.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