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足球的光环

                              俞力工

  几天前为了受邀演讲,往德国中部走了一趟。29日(星期六)下午依照筹办
人的安排,与会大伙前往教堂参观。未及进入教堂,即有好心人建议我们路上留
意安全,原因是,一旦土耳其足球队输给韩国,则可能发生土耳其侨民误认我们
为韩国人而拿我们泄愤的事件。初听时尚不以为意,到了教堂静下一想,一面庆
幸教堂的庇护效用;同时又为政治化、情绪化的体育活动感到扼腕。不论是否天
主保佑,走出教堂时,消息传来韩国队败北,我们由是如释重负。

  星期天下午会议结束赋归,候车时邂逅一对德国夫妇,天南地北也谈及即将
进行的冠亚军决赛,该夫妇为德国不与土耳其对垒而感到庆幸,理由是不论何方
败北,均可能引起两方“球痴”在德国街头进行巷战。

  一小时后趁转车之际,在另一车站内候车用餐,只见餐厅里“黄压压”一片,
电视前坐满了神情激动、大呼小叫的德国观众。下半场但见巴西队配合无间、“
泼”、“泼”连进两求,德国观众顿时粗话不绝、口沫横飞,不及等到球赛结束,
笔者便识大体地匆匆离开是非之地…。

  据考证,足球赛原本是战胜部落拿对手头颅取乐的余兴节目;其后为化解冤
仇,逐步把血腥的战争与游戏转化为文明的体育竞赛。如今,为脚下游戏恼羞成
怒、大打出手,不能不说是文明至野蛮的返祖现象。

  近年来足球赛成为一个国家荣辱兴衰的标志,显然是市场经纪人宣传操作的
结果。该潮流的盲点在于不见美国人唯独对橄榄球情有所锺,而足球市场萧条依
然却始终不减国威。另外,随着此一盲点出现的另一盲点是,竟有地方政客误以
为可以借助穷汉脚下踢出的二流光环(指陈水扁邀请塞内加尔足球队访台并在总
统府约见的闹剧),照亮步入通往国际大雅之堂的弄堂。20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