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力工护祖坟

                              俞力工

  最近不少痞子试图刨挖在下的祖坟,功夫费尽,却得不偿失。

  家父俞叔平的“老头子”不是蒋介石,而是20年代初,获德国矿冶系博士、
一度担任浙江省主席的朱家骅先生。30年代家父成绩优异,奉朱先生之命,随10
名浙江省警官前往奥地利学习警政。数年后警察学校结业,继续在警官学校和维
也纳大学深造。家父为求捷径,一度打算攻读政治系。朱家骅先生则坚持要家父
学习奥地利最著称的行政法,以根治中国官场“该为不为,不该为为之”的弊病。
中国直到今日不识行政法,相信海外精英不识行政法者仍占绝大多数。就一般民
运分子对伊拉克问题的态度观之,也反映出都是些视“枪杆子出政权”、“扫帚
不到灰尘不掉”为圭臬的毛氏徒孙…国家前途怎能不悲!

  抗战伊始,家父取得法学博士回国效命。胜利后成为中国空前(也可能是绝
后)的具有警政、刑法专家资历的警察局局长(上海市)。家父警政、法学专著
等身,中国第一个指纹研究所为其所建。40年代由上海寄运《犯罪侦查技术》至
重庆时,船只为共军劫持。周恩来见此书有用,按书价悉数偿还。80年代中共重
修法律,法学系一时无书可教,多有采纳家父旧著者。

  47年3月,局势渐渐吃紧,军统属下特工计划对派驻上海市的共党谈判代表团
(包括周恩来、董必武、陈家康等)动粗。家父为维护司法尊严及上海治安,示
意中共代表团及时撤退,甚至指派警卫队前往火车站加以保护。此事件北京上层
知之甚详,77年某办公室主任曾亲口表示,共产党对家父的作为“不会忘记”。
家父担任局长期间,同时在多处大学执教,学生中共党分子甚众,参加学潮遭警
方拘捕也不时发生。身为法学系教授、警政首长的家父,曾下令在拘留所内为男
女学生举办舞会,一时传为美谈。反观六、四事件,不由令人扼腕。上海“解放”
日,《大公报》首日社论毫不隐讳宣称“俞叔平不愧是知识分子,任职局长期间
不曾迫害过共党人士”。90年代上海若干风派文痞张冠李戴,把军阀、特务的不
法勾当强加于上海市政府(市长吴国桢为中国第一个研究市政的留美博士),多
少反映出某些共党人士不忘的是恩将仇报。

  家父随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一度专办重案、大案,俨然成为全岛首席刑事
大律师。后感法官无人不贪,毅然放弃丰厚收入而潜心执教、著述。

  父亲个性耿直,宦途几多起伏,车水马龙、门可罗雀尽在眼中。64年初发表
派驻奥地利公使职之日,前来恭贺者络绎不绝。家父低声要我留意,“好与官为
伍者,趋炎附势者无一善类”。笔者海阔天空、五湖四海、扪心自问,迄今不曾
巴结过任何权贵人士,原因即在身价更高。家父一世奉公守法、两袖清风,撒手
时户头仅存2000美元。据闻,半年内中国有1100官员在逃,涉及金额近5000亿美
元。2003/5/25